余问凝出差回到崇山市,上班的第二天就发现办公室的氛围不太正常。
    她隐约感觉公司出了什么事情,一问才知道,她出差的这几天,公司因为半年前的一宗公寓土地买卖涉嫌违法操作被政府介入调查,所有的项目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都不许继续。
    违规的那个项目是A组的住宅部的,相关的负责人今天都不在公司,应该是被带走调查了。
    余问凝所在的是鸿通建设D组的商业本部,公司几百人,她和A组的人在两个楼层,平日里没什么交集。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是住宅本部的项目出了错,为什么整个公司的项目都要停工呢。
    她的预感很快应验,下班之前她就收到了公司邮件,从明天开始所有人带薪休假,等待公司的下一步消息。
    余问凝只是个小小的项目总监,公司里她这样的总监有十几个,她也没有打算和公司共存亡,收到消息回家后就给另外几个对家公司投了简历,打算公司万一破产,她就立即投奔对家。
    晚上十点的时候,公司的扫地大姐在D组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新的八卦。
    (清洁工)王姐:我今天扫地的时候,看见有几个人来公司,说公司要被收购了。
    (运营)小李:王姐,真的假的???
    (清洁工)王姐:我亲耳听到那还有假  ,说是被永东市的一个什么华给收购了,那边要派人过来。
    王经理:王姐,不要在群里散播不实消息。
    (清洁工)王姐:臭小子,喊你妈王姐!没大没小!(发怒.jpg)
    王经理:妈,不要在群里散播不实消息。
    ...  ...
    余问凝看完信息关掉微信,打开电脑搜了一下,果然出现了一条并不起眼的新闻。
    她稍微放下心来,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水,接着吃了两片叶酸。如果只是被收购那就最好了,她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换工作,万一公司破产,她这些年熬夜加班攒得假期和孕假补贴都要打水漂。
    余问凝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客厅橘色的皮沙发上,隔壁赵辛妍的屋子关着门,能听到她在里面直播的声音。虽然两个人是一个专业,但是赵辛妍长得漂亮,大学时候兼职淘宝模特,毕业之后就全职当美妆博主,每天工作叁小时,收入比余问凝起早贪黑加班的几倍还多。
    长得漂亮真好。
    听着赵辛妍嗲嗲的声音,余问凝目光无意识的打量起客厅全身镜中的自己。
    脸上的皮肤因为常年熬夜加班显得有憔悴,眼下有着淡淡的黑眼圈。
    越来越糙了。余问凝暗叹了一声自己选错了专业,前些年每天跑工地现场,熬夜画图。朋友圈里那些转行的同学一个个光鲜亮丽的,只有她被996摧残的,感觉自己都要早衰了。
    浑身上下,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她那还算前凸后翘的身材了。
    镜中的女人面色冷静的揉着自己睡裙下饱满的双乳,表情像是妇产科医生检查身体一样严肃认真,咬着嘴唇的动作带着几分色情,却撩拨不起自己的半分情欲,胸很大很软,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知道怎的,她突然想起了前几天晚上操她的那个男人。
    他的手掌又大又烫,穿过内衣握住她乳肉的瞬间,她便觉得自己的身体与他的手掌融为一体,那刻从胸口传来的酥麻快感一瞬间浮现在余问凝的脑海,她好像又听到了黑暗中那个男人在自己耳边难耐的喘息声。
    “嗯唔...你好软啊...”
    他的声音真好听啊。
    余问凝想到黑暗中他克制的低吟,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赵辛妍说的对,不管是男女,只要开了荤,脑子里便会一直想着这件事。
    余问凝突然好想做爱。
    ------
    ps:王姐  公司八卦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