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待了还没有两天,公司就通知复工。
    所有之前的项目照常进行,也就是说余问凝不仅要推进手头的项目,还要补上前几天在家休假时候耽误的进度。一套加班打下来,纵她平日里是D组公认的卷王,熬了叁个通宵之后,她也确实有些顶不住了。
    她带着手下的两个实习生,花了整整比平时多了一倍的时间,这才勉强在甲方的截至日期把计划书的初稿交了上去。
    早上十点,收到甲方交接人确认之后,余问凝这才机械的打卡下班。
    人还站在电梯里,灵魂已经出窍飘到了家里的床上。
    她抬眼看着电梯门上倒映出的自己,眼圈青黑,双眸中布满了血丝,头发也胡乱的扎在一起,整个人像是从监狱刚放出来的一样。余问凝从包里找出口红抹了两下,想让自己的气色显得好一些。
    电梯门打开了,几个人挤进了电梯,余问凝看到有人进来,往身后的位置靠了靠。
    突然她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淡淡的木质香水味,她抬头看过去,正好和一个男人的视线碰在了一起。
    余问凝条件反射的低下头,回避开他的视线。
    只是巧合罢了,崇山市和永东市高铁都要五六个小时,那个大学生根本不可能出现在这。况且那个学生才大叁,根本不会穿着一身高档西装,出现在崇山市最贵的写字楼里。
    余问凝这样想着,却又忍不住抬头看了那个男人两眼。那个人此刻背对着她,余问凝只能大概看到他的侧脸,看不清他的长相。
    但是她的心却莫名的兴奋起来,带着一种莫名的悸动,这感觉甚至太过于强烈,从未对男人有过心动感觉的余问凝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过劳心悸了...
    一定是因为加班!
    她想到新闻和热搜上那些猝死的新闻,连忙深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让自己的心跳平静下来。
    电梯到了负一层,电梯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那个人站在电梯门口没动,余问凝快步走向门外,身后突然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等一下。”
    熟悉的低音炮!!!
    余问凝对好听的声音过耳不忘,那个男人的声音,她就算化成灰也绝对记得!
    余问凝停下了脚步,心悸的感觉更加强烈,那个大学生...不会真的追到自己公司了吧?
    “怎么...了?”余问凝的声音听起来又怂又颤,她停下了脚步,却没敢回头。
    “你的裙子开了。”
    余问凝愣在原地,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裙子,身后果然不知道什么被划开了一条大大的口子,靠着腰线的部分露出了内裤的边缘。
    她的脸瞬间红透了,还好有上衣勉强能够挡住,没有露出太多,不然她简直要在公司社死了。
    余问凝用自己的包挡住了裙子的缺口,小声道了声谢谢,接着快跑了两步,逃也似的消失在了停车场。
    -------------------------------------
    ps:真假小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