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荻舟负气趟回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以为余问凝会来哄自己几句,却没想到一阵细细簌簌的穿衣声之后就听到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
    他一个猛子翻身查看,卧室内就剩下他一个人,床边她的衣服也不见了。
    她果然走了!又这么抛弃自己!
    谭荻舟退回床上,抱着被子越想越委屈,明明刚才的“表现”得到了夸奖,她也确实看上去很舒服,怎么还是对自己这么的“拔屌无情”,用一次就又丢了呢...
    他咬着嘴唇,鼻子泛酸。
    哼,再也不要理她了!
    谭荻舟正在脑中天人交战,门突然开了个小缝,余问凝探了个脑袋进来。
    “你饿不饿?晚饭还要30分钟才能好,饿的话我给你洗一点草莓先吃好不好?”余问凝站在门口,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提着草莓袋子,笑吟吟的看着床上的谭荻舟。
    谭荻舟从被子里探出个头,知道她是去给自己做晚饭,一下子又心软了。可是一想到余问凝刚才说把他当炮友,又忍不住想晾一晾她。
    我不能让她这么轻易得到我!我就是太舔了她才不知道珍惜我!我要从这刻起做个矜持的男人!
    稳重!经得起诱惑!
    谭荻舟想到这没有说话,将被子又拉过了头顶,继续装死。
    “生气了?”余问凝将草莓放在床边,伸手去掀被子,谭荻舟却死死拉着不肯松手。
    余问凝看着被子里鼓起的那一团,忍不住想笑,她收回手,起身装作要离开的样子,小声惋惜道:“浴缸放了水,本来想吃完饭一起泡澡的,既然你不愿意,还是算了吧...”
    听到余问凝要走,谭荻舟急忙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动作快得余问凝还没来得及看清,就感觉什么白花花的东西扑了过来。
    “你是不是在故意折磨我?”谭荻舟扑在余问凝的身上,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抓着她的手腕,将她紧紧箍在自己怀里,低头看着她,声音充满委屈的质问道。
    余问凝穿着一件白色的oversizeT恤,被他这么抱着,立马露出大片的肌肤来,白皙的肌肤紧贴在男人赤裸的身上,泛着一层粉色的晕圈,如同熟透的浆果散发出甜馨的香气。
    “哦?——我怎么折磨你了?”余问凝仰起头看着谭荻舟的脸,发现他眼尾红红的,有些吃惊道:“你哭了?”
    “才没有!”谭荻舟傲娇的别过脸去,手却依旧没有松开。
    “乖,松开我,我要去做饭了。”余问凝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见他没有反应,便捧住他的脸,踮起脚凑上去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用自己的鼻尖轻轻蹭了蹭他的鼻子,接着又吻了上去。
    她清楚的感觉到缠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收紧,似乎害怕她再逃跑一样。
    “别以为亲我一下这事就算了。”谭荻舟被余问凝亲得晕乎乎的,心里甜腻腻的,嘴唇分开的时候恋恋不舍,脸上却故意装出一副冷淡模样,心中提醒自己别再放松警惕,小心中了对方的美人计。
    “那你想怎么样,是想和我一起泡澡,还是——想做我男朋友?”余问凝看着谭荻舟发红的耳朵就知道他嘴硬心软,明明是个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的傻瓜,却故意装成生气的样子,意外的可爱。
    “都想...”谭荻舟闷闷的应了一声。
    ---------------------
    小谭:人家再不和你天下第一好了!
    余姐:要不要一起泡澡?
    小谭:要要要!!!(手举很高
    ps:600珠的加更尽量明天补上,谢谢大家没更新的日子还给我投珠,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