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发上最后一支金钗子脱落在地,清脆的响声并没有让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人回神。
    莫清意错愕的看着面前死命抱她啃的人,一时半会还没能接受他们怎么发展成了这样子。
    自己应该骂一句登徒子的吧?可是有求于人家的人是她唉。
    就在刚刚,莫清意听到道长说要陪她一起找小舅舅,还在算这人情怎么还才好,就拉住他的衣袖道:“道长,你的大恩大德以及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等我找到小舅舅了。”
    “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你让我赴汤蹈火都行。”
    她还跟他保证了,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这恩不会忘记的。
    莫清意是单纯的想报恩的,就是那要报恩的人就不这么想了。
    她见悲无风淡淡的看着被抓住的衣袖,也不甩,面子上还过得去,眼神却越发怪异,嘴边勾起的笑更是让人毛骨悚然,“不至于到赴汤蹈火。”
    “你说的报恩,可以是现在。”
    “啊?是现在吗?那要怎么做。”毕竟是恩人,他想什么时候要她还上恩情就什么时候好了。
    莫清意还在等他的后话,手中抓着他的衣袖不放,暗想着自己这举动是不是太唐突了。
    她想收回手时,就瞥见了悲无风手上还留有一串珠串。
    那不是常见到的佛珠,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串黑珠,只不过上面刻满了篆文,留在悲无风的手上倒是格外的好看。
    莫清意长得好看,美而不自知,有时笑起来还是能映入别人的眼中,她觉得现在报恩是不是不太行,想到了什么就笑着商量,“道长,你看我一穷二白的,我父亲说了拿人手短,你又救我又帮我找小舅舅的,要我报恩也拿不出什么来。”
    “道长当真不改改想法?”
    她就是傻,父亲说的话都记在心里,根本就不愿意去占这道长的一点便宜。
    因为她真的什么都没有,除了拿下来丢了一支的金钗子,就剩两叁支还没有完全跑掉完。
    莫清意想过了,她就应该拿几袋银两再跑路了,不必像现在这样拿不出手要怎么报恩。
    “不用。”悲无风手抵着额头,好像在忍耐着什么,似下定决心了就抬起头来,“现在就可以报,我正好想上你。”
    莫清意笑不动了,怀疑自己听错了,“道长,你年纪轻轻的没有犯糊涂吧?这报恩不是这么报的,你想…上我??”
    这可能吗,她多大,他又多大啊。
    还没有等到能说服自己听错了的答复,就被道长扯了过去,一刹那间吻住了她的唇。
    莫清意有些懵,这是在干嘛,来真的啊。
    她还没有发火推开他,就闻到了道长身上的烧香味,跟染了全身一样,一吻她就全都涌了上来。
    【这个是小鹅子噢,正好突发奇想的想去写道长文,道长~道长~又是谁的道长呢,我写文都是乐在其中啊。o(??  ?  ??)ブ~ヘー﹣?挥爪~】
    天啊!!!!!不怪我说!!!天真的超极热!!!!宝子们能不出门就不要出门了,我热得都想搬去冰箱住住了。(??益?)(gt;﹏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