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上有过传言,唐昊爱上了一只十万年的化形魂兽,但因为武魂殿的原因,他虽然成为了拥有十万年魂环的封号斗罗,却也失去了他的爱人。
    重伤了武魂殿教皇千寻疾的他不知道是因为失去了所爱心灰意冷,还是为了躲避武魂殿的追杀,销声匿迹了下去,却无人想到堂堂的昊天斗罗居然会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铁匠,每天都过着勉强果腹的日子。
    “大哥,别笑了。”
    抢走了比比东魂环的唐昊就没想过自己会被姐姐轻易放过,但是他是真没想到姐姐会放出那种流言,以至于他唐昊虽然成为了最年轻的封号斗罗,却也被全斗罗大陆的人知道他爱上了一只魂兽。
    “昊弟,姐姐说了,再唐叁六岁之前,你老老实实的当个铁匠,她就原谅你了。”
    传递完消息的唐啸趁着昊弟不注意,赶紧震断了被他揪住的衣角,那阵势就仿佛身后有野兽再追一样。
    “大哥,你太过分了。”
    感谢唐叁的早慧,不到两年,便让唐昊从烦躁的带娃日常里解脱了,这也让每天只能用打铁来泄愤的唐昊心里好受了许多。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怎么会这么懂事,就是瘦骨嶙峋的看着太可怜了,要不他背着比比东暗地里往粥中再加点营养吧,反正铁匠接了个大活加个餐也不过分。
    “叔叔,你看我的武魂有什么变化。”
    武魂晋升为九宝琉璃塔的宁风致和剑骨两位长老默契了瞒下了这个消息,只不过他们没想到,有一天会在侄女的身上看到同款的九宝琉璃塔。
    “荣荣,告诉叔叔,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药草?”
    服用过九叶宝石莲的宁风致立刻明白过来,自己的侄女可能有了与自己一样的奇遇,不过比起自己,她的运气似乎更好一点,在年幼的时候就解决了这个烦恼。
    “叔叔,你怎么知道我是吃了一株药草?唔,叁哥好像有说,绮罗郁金香是吸收天地精华的仙品,本身就有固本培元的作用,不仅不会伤身,还会巩固根基。对了,不只是我,我们每一个人都得到了一种仙品药草,大家的魂力都提升了很多。”
    魂力一天之内提升了六级的宁荣荣鼻子都快要翘到天上了,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个叔叔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九宝琉璃塔,所以她才会回到家的第一时间展示给他看。
    “嗯嗯,荣荣很了不起,七宝琉璃宗的未来说不定要交给你了。”
    摸了摸宁荣荣的脑袋,宁风致伸手入怀,将今天拍卖得来的两件武器送给她,虽然说杀伤力弱了点,但是对荣荣而言,暂时还够用。
    “咦,叔叔你怎么会有叁哥的暗器?”
    挽起袖子露出手腕上同款武器的宁荣荣朝着叔叔晃了晃胳膊,她这次回来本来有准备和叔叔谈一谈这些暗器是否要装配到他们家族直系族人身上的想法,不过看这叔叔这个样子,好像只需要她试试那些威力更大暗器即可。
    “小机灵鬼,你想试就试吧。”
    想也没想就准备拒绝宁荣荣的宁风致看着小侄女眼冒星星的样子,浅浅的摇了摇头,示意一旁的剑斗罗陪她玩一玩,但是不要做的太过分——有了盟友独孤博友情赞助的杀伤力极强的暗器,他们真不稀罕这点小玩意。
    独孤博第一次认为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冤大头的时候,是在唐叁把他心爱的药园薅了个精光的时候,强忍着怒火的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不打紧这叁个字。等到自知做的过火了点的小怪物走远了后,再也没能忍住的他狠狠的爆锤了一顿舔着脸认错的昊天斗罗。
    “日你妈,这是赔钱能解决的事情吗,老子的相思断肠红被那个臭小子偷跑了,那个是老夫和桃桃的定情信物。”
    如果不是有些东西,不管他们是摘下来藏着,还是立刻服用,没多久它们还是会重新回到原来的地方,而他们的身体也会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他才不会放任这些宝贝留在这里被贼偷。
    “想想只能看着奇茸通天菊流口水的月关,你是不是好受了点。”
    唐昊揉着因为没有防御而被揍了一拳的脸,果断的拎出了他们中间最倒霉的那个,毕竟在这种仙品人人有份的情况下,他只能羡慕的看着别人,还不能抱怨,要不是鬼斗罗和他几十年的友情,没好意思抢他大长老的位置,他怕不是早就被挤下去了。
    “滚滚滚,离我远一点,看到你我就心烦。”
    知道唐昊因为比比东的命令不得不养儿子的独孤博看着寸草不生的药园,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他也知道刚才能揍唐昊是因为人家让着他,真要打起来,他就是个送菜的。
    “独孤博,你说相思断肠红被其他人摘走,那是不是意味着桃桃很快就会出现,取走这朵本属于她的花。”
    这些年天使神有出过好几次神谕,解答了他们不少的疑惑,尤其是服用奇茸通天菊后却没有一丝变化,第二天还在原地又见到那株熟悉的奇茸通天菊的月关。
    “哼,还用得着你教老夫,放心吧,老夫不是那种嘴松的人。”
    当然知道唐昊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独孤博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这块什么宝贝也没剩下的药园,至于唐叁那家伙身边的那只兔子,既然天使神说了念桃会处理,那他也乐得清闲。
    “小叁,对不住了,养子和老婆之间,养父会选择老婆你一定能理解吧。”
    唐昊有从千道流的嘴里听到过几次天使神的神谕,虽然他儿子千寻疾的人品他没法相信,但是千道流的人品他还是放心的。既然他说了有些既定的东西,只有念桃插手,才能改变它的主人,那么现在注定是念桃的相思断肠红被唐叁取走了,那么迟到了许多年的她是不是就要出现了呢?
    啊,大哥,弟弟自己一时激动忘记了告诉你这件事情,等桃桃和我在一起后,我一定带着她去昊天宗为你赔礼道歉,相信你一定能理解弟弟的良苦用心,毕竟被你嘲笑白养了十几年儿子的弟弟会有一丁点怨气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BY:唐昊:相思断肠红一定会是桃桃的,你懂我意思吧。
    独孤博:懂,她近期一定会出现,我就赖在比比东身边不走了。
    唐昊:还有那啥,你懂的。
    独孤博:那必须呀,咱俩结盟,瞒着其他人,比比东就算我们不说,她也会瞒着,毕竟她对千寻疾打断她狗腿的怨气不是一天两天了。
    唐昊:好兄弟,我就喜欢你这种靠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