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温下来,谢玉有些低烧。
    又吃了一颗退烧药,只是要吃那冰淇淋的时候,被陆亦呈拒绝了。
    “还是少吃生冷的食物比较好,我给你削苹果?”
    谢玉抱着抱枕,昏昏欲睡,听着他的话,点头又摇摇头。
    “我要吃切好的。”
    按道理来说确实任性,谢玉自己都觉得自己过分。
    她很懒,苹果从来不削,大部分都是冲一冲就开始吃起来了,更多的时候,她甚至都不怎么吃苹果。
    苹果这种很容易氧化的东西,也没人帮忙削过,倒是看到别人的父母给孩子削。
    说实话,到现在谢玉都有点羡慕。
    让她没想到的是,陆亦呈真的去给她削苹果了。
    在她的面前,切一块,递给她一块。
    没别的办法,谢玉住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没有碗筷,更别说盘子。
    谢玉吃东西不算快。
    拿着苹果瓣一点点吃着,不知道为什么陆亦呈看到她这样觉得有点傻。
    他又递过去一块,找了一个话题与她说话。
    “原本今天帮你找了保洁,可那边说今天有些晚,明天才能过来。”
    “保洁吗?”
    谢玉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屋子,而后慢慢点头,“我刚搬过来,不太懂这些,需要多少钱?”
    “不要你钱。”
    陆亦呈看着她这呆呆的模样,闷闷的回。
    这点小钱他还是有的,只是听到谢玉跟自己提钱有些不习惯,其实就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习惯。
    “嗯……”谢玉不知道他什么语气有些不高兴,吸了吸鼻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后面的沙发,问他,“我这里是不是太乱了?”
    乱?
    陆亦呈看着她有些黑乎乎的屋子,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又害怕她自尊心受挫,只能尴尬的咳嗽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就是没有好好打扫,所以你才摔跤的。”
    说完,他的眼神瞥向方才把她绊倒的矿泉水瓶上。
    谢玉顺着他的目光看到那瓶矿泉水,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的。”
    这瓶水就是那天她去甜品店遇到陆亦呈和宋琬的包里装着的水,到现在都没有喝,回来又舍不得扔掉,随手放在一个地方,现在才想起来,原来掉到了地上。
    看来找保洁是应该的。
    谢玉又把目光放到自己的那叁个箱子上面,觉得自己要找一个时间好好整理一下。
    想着,陆亦呈又给她递了一片苹果。
    她没空再想,慢慢的吃着。
    其实她吃得真的很慢,陆亦呈看到手里的苹果已经氧化了,用水果刀慢慢把那层黄掉的削掉。
    谢玉才发现他手上有水果刀,蹙眉抬头。
    “你哪里来的刀子?”
    “你厨房。”
    “……我没进去过厨房。”
    所以,这个水果刀是上一任租户留下来的,谢玉想吐。
    陆亦呈尴尬的圆场:“我洗过。”
    “洗过也不行!”
    谢玉真的快被他弄疯了,发烧都没有眼前发生的事让她感觉难受。
    是陌生人的东西。
    陆亦呈看着手里的刀,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扔掉还是扔掉。
    还好,这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是他点的外卖到了。
    他就像是找到一个完美的借口,起身去拿。
    没想到,东西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你怎么买了那么多的东西?”
    坐在沙发上的谢玉歪头,显然看不明白他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