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指着皮带上那个不显眼的卡扣。
    叶知秋轻轻用手摁了一下,皮带开始松动,她缓缓地往外抽动。
    “原来是这样”,她一个小激动,手不知怎么就碰到了他的重要部位。
    正在沉睡的器物被悄然叫醒。
    孟亦琛猛地用手扣住她的腰,紧紧抵住她。
    “叶知秋,你是故意的吧?”
    叶知秋的双手在两人的身体间被挤压着。
    她下意识地动了动。
    却勾起了他本不甚明朗的欲火。
    拥挤的压迫感让他的下体逐渐膨胀。
    “抽出来没?”他焦躁地说。
    “没”,她的声音细微得不能再细微,心中想:“你压得我这么紧,我怎么抽?”
    “叁哥,你松一下,要不然我抽不出来”,她用微弱的气息说。
    孟亦琛松开箍住她的手臂。
    叶知秋随手将皮带甩到地上。
    他猛地将她抱起,叶知秋失声尖叫,“不要。”
    “不要什么?等我等到这么晚,做这么多准备活动,不就是要我操你吗?”
    他重重地将她抛在床上。
    “怎么?大白天的跑到酒店去开房,是我满足不了你吗?”
    “不是的,叁哥”,她的脸上泛起红晕。
    他扯掉她的衣服,吻着她的洁白的脖颈,凹陷的锁骨。
    她下意识地呜咽呻吟。
    “叫这么浪,别的男人也听过吗?”
    “没有”,她气息不稳。
    叶知秋感觉到孟亦琛的每个吻都带着愠怒。
    他灼热的呼吸拂在她身上,吻得炽热强烈。
    她快要承受不住,她侧过头,肉嘟嘟的脸颊挤成一团,脸上泛着红晕,看起来娇羞可爱。
    孟亦琛的呼吸依旧很重。
    他边吻边问,“说,是不是想让人舔你的骚奶子?想让人操你的小骚逼?”
    他的荤话让叶知秋觉得说是不对,说不是也不对,就没说话,只是侧着头轻哼着。
    她的沉默加重了孟亦琛的愠意,他没怎么用力,就扯烂了叶知秋身上脆弱不堪的真丝睡衣。
    他叁两下给叶知秋脱了个精光。
    他的手摸到她的下体,用手指拨开小阴唇探到小肉核的位置。
    略带薄茧的指腹摸着敏感的小珍珠,重重画着圈。
    那个位置本来就敏感,再加上孟亦琛手指的力度特别大,她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眼泪居然流了出来。
    伴随着上面泪水的流出,下面穴口也在不停冒着汁水。
    孟亦琛将头埋在她的胸前,开始粗暴地亲吻她的胸。
    很快,暧昧的红印落在雪白的肌肤上。
    他一手揉搓她的乳房,舌头不停舔弄粉嫩的乳头。
    不久,小乳头变得又挺又硬。
    叶知秋躺在床上,舒服地哼叫着,此刻她已经将孟亦琛的愠意抛在了脑后。
    没一会儿,孟亦琛起身站在床前,利索地脱掉身上的衣物。
    当最后一件内裤被脱下时,他精壮的身躯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叶知秋面前。
    她咽了咽口水,心中迫不及待地想要身前健硕的男人压上来。
    然而,事情并不是像她所预想的那样。
    孟亦琛转身走到柜子旁,从柜子里拿出两条领带,关上柜子门,又往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