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小兰又被一单丑闻缠身。
    她气急败坏地被一众记者围在叶家墅中。
    孟亦冬打来电话。
    “严小兰,你消停点,别老作妖了。”
    严小兰本来就在气头上,听到孟亦冬指责她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老娘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你管得着吗?”
    “我是管不着,反正你那张老脸你自己都不要了,我没什么可操心的。只不过,你注意着点,不要把我拉下水。”
    “你放心吧,我不会的!”
    “最好是,可是,以你的智商,我还是很担心,先是男明星,又是男公关,要玩儿你也玩儿的隐秘一点,谁像你这么大张旗鼓地搞得众人皆知。”
    “孟亦冬,够了,你别再说了,你以为我想?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这样?”
    “你真是够不讲理的,关我什么事?”
    “我本来找你想商量一下怎么对付叶知秋,跟你说了半天,你什么主意都没出,还刺激我,我一时冲动才去找男公关的!”
    “行了,你别能赖就赖。”
    严小兰冷笑,“反正我这次又被曝出丑闻,跟你脱不了干系!”
    还没说完,孟亦冬就挂断了电话。
    严小兰气得歇斯底里疯狂大叫。
    合着两人打电话又没说什么有实际意义的话。
    江家老太太房间门外。
    严小兰驻足许久,神情紧张。
    “严女士,你可以进来了”,佣人将门打开,将严小兰引进房内。
    江家老太太悠然地坐在椅子上。
    严小兰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老夫人。”
    老太太微微地点了下头。
    严小兰谨小慎微地坐在沙发上。
    “说吧,什么事儿?”老太太不疾不徐地说。
    “就是好久没来看你了,今天特意来看看你”,严小兰讪笑着。
    “别兜圈子了,快说吧。”
    严小兰尴尬地笑了笑。
    “老夫人,无事不登三宝殿,你应该也知道我最近的状况。”
    老太太眼中微微露出鄙夷,“一个妇道人家,事情闹这么大,想不知道都难。”
    严小兰觉得有些惭愧,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老夫人,我也不想的。”
    江老太太随意地哼了一声。
    “老夫人,咱们要不要做点什么?”
    “咱们?”她在鼻子里哼出声音。
    “严小兰,你是不是把你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不是,不是,我不敢,我怎么能跟老夫人相提并论呢?只是,你也看到了,我真的是被叶知秋搞得不像样子,所以才特地向老夫人来求助的”,她卑躬屈膝地说。
    “你儿子好了吗?”江老太太并没有理会她的问题。
    “好了”,严小兰脸上堆着笑,心里却十分不自在。
    严谨被江新月暴打之后,养伤养了很长时间。在严小兰看来,她和江家怎么说也算是有点交情,江新月下这么狠的手,实在是不给她面子。
    “好了?好得还挺快!我劝你让他在家好好养养伤,别再兴风作浪!”
    严小兰本来还想跟江老太太说道说道这件事儿,但是听她现在这个语气,没好再说。
    “老夫人说的极是”,她应允着。
    “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江老太太淡淡地说。
    “老夫人”,严小兰想开口继续说,因为她今天来的目的根本就没有达到。
    怎知还没开口就被将老太太打断了话:“你回去好好休息吧,没事别乱跑,虽然你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却招媒体的喜欢。你瞅你,就一个人来,门外却那么大阵仗,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严小兰尴尬地点点头,“老夫人说的极是,我不应该在这个风头火势上给你添麻烦。”
    “知道就好。”
    严小兰神经沮丧地说:“那老夫人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江老太太微微地点了点头。
    严小兰垂头丧气地往外走。
    她心中甚是绝望,不由得感叹:靠人不如靠己。虽然她自己的状况现在糟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