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南森:怎么不带上我?】
    【郎玥:我看你睡得挺沉的,不好叫你】
    【陆南森:(哭泣)】
    郎玥还真是没舍得叫他,她起来的时候试图叫了他一把,他完全没有反应,看起来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而且他对甜品的喜爱度一般,她也就让他继续睡了。
    航航刚睡醒,加上乔子菡想见他,她就带着他一起过来。
    乔子菡还在做饼干,在厨房喊她帮一下忙,郎玥没觉得有太大问题,给陆南森回了个摸摸头的安慰表情,心思就没继续放在他身上。
    航航用吸管喝饮料,小狗围着他的脚边打转,白色蓬松的毛发,像个小玩具一样。他从椅子上下来和它玩,小狗喜欢玩球,看到被扔出去的球就跑过去捡。航航往客厅里扔,手上用力过猛扔进了书房,小狗追着球跑了进去。
    过了两分钟,小狗还没把球捡回来,航航有些急了,进去一看,小狗在里面吃狗粮,球就在脚边也不捡。
    他猜测它应该是饿了,也不催促,等着它吃完。书房贴着墙摆了一个大书架,上面放着书以及一些乔子菡收集的手办。
    她喜欢打游戏,收集得最多的也是游戏角色的手办,有些是她收集的,还有一些是朋友送的,每一个都价格不菲。
    航航盯上了摆在中间的那几个手办,那是陆南森早上和他介绍的那几个酷酷的游戏角色。
    郎玥从厨房出来,发现餐厅没人了,她去客厅找,路过书房,往里一看,航航仰着头,看着几个手办入神。
    乔子菡站在郎玥身边,说道:“孩子真识货,那几个手办是我新入手的,限量款。”
    郎玥不爱玩游戏,看那几个角色有点眼熟,“游戏角色?”
    “嗯,可谓火遍大江南北,连这么小的孩子都认识。”
    “不用想,肯定是他爸给他看的。”三岁小孩,连操作都弄不懂,怎么可能玩的了。
    乔子菡不喜欢小孩子,但是长得好看又乖巧的孩子是例外,所以对航航的态度一直不错,昨晚更是多次嘱咐郎玥一定要带他过来。
    她在小孩子的身边蹲下,说道:“航航,你也喜欢那几个手办吗,要不我送你一套?”
    郎玥阻拦道:“你这么大方啊?”
    “没事,我还有一套。”
    “这倒可以。”
    他们空手来的,走的时候带回去一盒饼干和一套手办,郎玥都不好意思,乔子菡还让他们有空常来。
    回到家已经天黑了,航航更关注的是已经开播的动画片《神奇小猫》,手办就放在沙发上也没去拆。
    郎玥提着饼干上楼,没在卧室找到陆南森,叫了他两声也没见回应,又去书房找他。
    陆南森本来在书房打游戏,但是兴致缺缺,被队友吐槽后直接没有兴趣,下了游戏。
    郎玥见他果然在里面,蹙眉道:“我正找你呢,你没听见吗?”
    “没。”陆南森有意躲避开她探究的目光。
    郎玥把饼干放在桌子上,“生气了?”
    陆南森不说话,握着鼠标好像很忙的样子。
    郎玥想着自己可能冷落他了,他看着什么事情都不太在意,有时候心眼是真的小,她说道:“我给你带了小饼干,子菡做的,当然我也出了一点力。”
    陆南森瞅了一眼,怕她看不出自己的态度,语气冷漠了几分:“我不喜欢吃饼干。”
    郎玥还是没有掌握哄人的技巧,她最多能哄哄小孩,秉持着不浪费的理念,她又提起了饼干盒子,“那好吧,我拿去给阿姨尝尝。”
    陆南森看着她潇洒离去的身影,感到不可置信,这就走了?她没看出他很生气吗,难道就没有一点在意的?
    不带他出门也就算了,饼干也不给他留一块,说带走就带走。
    陆南森在书房自我安慰了许久,还是下楼去了,饼干被放在茶几上,盒子被打开,还剩下一半,航航看着电视,手伸进里面摸了一块,放进嘴里。
    陆南森问航航,“好吃吗?”
    航航点头,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水,就是有点干。
    陆南森也拿了一块塞进嘴里,拿起抱枕想在旁边坐下,视线往下,扫到一个盒子,是他喜欢的手办。
    这肯定是郎玥带回来的,她不玩游戏,这也不是三岁小孩喜欢的东西,那一定是带给他的了。
    没想到还留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刚才也不说,真是沉得住气。
    郎玥从卫生间出来,见他下来了,问道:“气消了?”
    陆南森放下抱枕,猛地抱住了她,感动道:“小玥,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理我的,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郎玥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他说的礼物指的是什么。
    陆南森紧紧抱着她,“那款手办很难买到的吧,辛苦你了。”
    郎玥这下清楚了,他误会了,以为子菡送给航航的手办是她送给他的,不过他不生气了,借花献佛好像也不是行不通,郎玥都犹豫自己要不要解释了。
    航航本来还在专心看电视,奈何爸妈在他面前抱在一起,挡住了一半的视线,他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陆南森放开郎玥,横着小歌拆手办,航航那张和郎玥神似的小脸露出和她刚才一样茫然的表情,又吃了一块饼干。
    郎玥用了个理由把小家伙抱到一边,给他擦了擦粘着饼干碎屑的嘴角,说道:“航航,你爸爸因为我们出门没带他生气了,但是他很喜欢那个手办,要不你让给他,改天我带你买你更喜欢的玩具好吗?”
    爸爸被留在家确实挺可怜的,那这个玩具就让给他吧,航航应道:“好。”
    郎玥摸着他柔顺的短发夸他,“真乖,那你要什么玩具?”
    航航大胆提出他的要求,“想要南瓜。”
    “我怎么不记得你喜欢吃南瓜?”
    “是谢叔叔家的南瓜,和神奇小猫很像。”
    《神奇小猫》的主角是一只憨态可掬的橘猫,和谢宴清家里的南瓜长得非常像,他以前就喜欢撸它。
    “那好吧,我们改天过去看它。”
    “好。”航航有点小兴奋。
    陆南森把手办摆在书桌上,航航围着书桌转了一圈,欣赏它们的样子。
    陆南森还交代他:“你别乱碰哈,摔到地上就不好了。”
    航航点头,反正不管送给自己还是他爸,都不影响他看。
    郎玥坐在沙发上看书,心虚地翻了一页纸。
    补偿孩子的事情要尽快,不然她怕忙着忙着就给忘了,于是当晚联系了季莞尔,要去她家做客。
    季莞尔当然欢迎,满满还能多个玩伴,于是她们把时间约在第二天晚上。
    满满是最兴奋的那个,换上了喜欢的小裙子,让阿姨给她扎好看的小辫子,早早就在客厅等待了。
    伴晚,她听到开门声,兴奋地跑了过去,看到是季莞尔,信心有些失落。
    季莞尔把她表情的变化收进眼里,过去戳她鼓鼓的脸蛋,“怎么,见到我回来不开心?”
    “我在等航航哥哥。”
    “不要急,说好了会过来的。”
    季莞尔把她带回去,陪她坐地毯上玩玩具,没几分钟,满满听到门铃声,又跑过去。季莞尔提醒她,“可能是爸爸。”
    满满不死心,非要去看看,佣人过去开门,外面站着的是陆南森一家。
    满满得意地说道:“猜中了,是航航哥哥。”
    季莞尔哭笑不得,谢宴清要是知道他女儿对另一个小男孩的期待比他还高,得难受多久?
    很快谢宴清也回来了,阿姨已经做好了晚饭,虽然航航很想和南瓜玩,但是不得不先把饭吃了。
    就餐人数变多,所以今晚的菜式和份量都很丰富。有小孩喜欢吃的,也有他们都不喜欢的茄子。
    鱼香茄子刚好就摆在满满的面前,她不喜欢吃,手短又夹不到别的菜,把它往旁边推了推。
    季莞尔说道:“你是不是不想吃茄子啊?”
    满满理直气壮,“不好吃。”
    “挑食。”
    以前满满是不会介意季莞尔这么说的,但是今天有别人在,她弱弱反驳,“哪有。”
    陆南森说:“挑食多正常,航航也挑食。”
    好胜心作祟,航航也反驳了一句,“我也没有。”
    郎玥趁机往他碗里夹了一块茄子,心机地夸赞道:“对啊,航航不挑食,他不会抗拒茄子的。”
    航航看着碗里多出的茄子,瞬间绷直了身子,和茄子拉开距离。饭桌上的人都看向他,尤其是满满,盯着他看,非常好奇真的有不讨厌茄子的小孩吗?
    航航思前想后,经历了一番天人交战,舀起茄子吃了下去,咀嚼的动作非常迅速,不能忍受茄子在口腔停留再多一秒,很快吞咽下去。
    郎玥给他鼓掌,“真棒。”
    季莞尔也说:“好乖巧的小孩。”
    航航从碗里抬起脸,身上多了一分自信与骄傲。
    满满也不服输,“我也不挑,妈妈我要吃茄子。”
    季莞尔给她夹了一块,“我们满满肯定也很棒,慢点吃。”
    满满把茄子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囫囵吞了,年纪太小,没掩盖住脸上的嫌弃。
    餐桌上的大人都夸了她一遍,满满很是满意,晃动着小短腿。
    航航心里想着南瓜,很快吃饱了,第一个下桌,满满吃到不饿就不吃了,翻出南瓜的小玩具和逗猫棒,和他一起玩。
    郎玥是吃得最慢的那一个,细嚼慢咽,陆南森在旁边陪她,等到他们吃完饭,谢宴清和季莞尔已经不见人影了,问了佣人才知道他们出门去了。
    陆南森看着眼前玩得起劲的两个小屁孩,吐槽道:“这是留我们两个在这里看孩子啊?”
    小区里,季莞尔和谢宴清在散步,橘色的路灯灯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季莞尔摸了摸小肚子,她今晚吃撑了,出来散步是为了消食。
    谢宴清的手闲不住,隔着短袖薄薄的布料帮她揉着小腹,能感受出来确实是吃撑了,鼓起来不少,他问道:“几个月了?”
    季莞尔嫌弃地拉开他的手,“哪有,你走开。”
    “是你让我陪你出来的。”
    “那你别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