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奇怪,今晚自己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恰好是正中间的位置。
    台上的主持人刚说完‘晚上好’,就郑重地起身道:“现在欢迎我们今晚的特邀嘉宾安妮女士。”
    我周围忽然响起了掌声,观众们都热切地看向我。
    我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今晚这个访谈的主角。
    台前的屏幕上开始播放关于我的平生,但主要讲述了战争期间,我将许多菲利斯儿童偷渡出普国的事情。
    视频播放完毕后,女主播眼含热泪,充满敬意地问我。
    “在那种危险的环境下,您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呢?”
    我轻叹了口气说:“那不是我一个人能完成的事,我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有我的老师,我的亲人,他们都支持着我。要说为什么做出了这种选择,只能说最初我们都有菲利斯朋友和亲人,无法眼睁睁看着他们罹难,可后来有越来越多的人求助于我们,就更无法无视他们求生的手了。”
    “听您的朋友说,您为了保护菲利斯人的工厂,才不得已加入葳蕤党是吗?”
    “那个时候有很多不得已的选择,我大学时的室友是一位坚定勇敢的战士,她不畏强权奋起反抗,结果被匆匆绞死了,我亲自为她收尸,那时我就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我能做的仅仅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护一些人了。”
    女主持又与我简单地交流了些往事后,忽然宣布道:“您知道吗?您旁边的这位先生就是当年的孩子。”
    我惊讶地看向身边的男人,那也已经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
    “安妮女士,您大约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叫琼斯·卫斯理,是您当年往西国那条线上偷渡的第一个孩子,我永远都忘不了您亲自护送我的那段旅程,还有您跟我说过的那些话。”他激动地握住我的手,“谢谢,谢谢您,是您给了我新生。”
    “啊,是你啊,我想起来了。”他是我和迈克蜜月旅行时送出国的那个男孩。
    女主持又问:“现场还有谁曾被安妮女士和她的朋友们所救,请站起来好吗?”
    这时我四周几排的人齐刷刷站了起来,我也缓缓起身回头。
    一张张陌生的脸庞都注视着我,他们开始鼓掌,掌声经久不息……
    我受邀在伯纳的几所大学演讲,主题基本都与当年拯救菲利斯人的事相关,有一天我游历到了伯纳国的冬宫博物馆。
    我在那里见到了一副久违画作的真迹——《莎美乐之吻》。
    冬宫里有琳琅满目的珍贵文物,所以驻足在这幅画前的人寥寥无几。
    我仰望着这幅画作,许多往事席上心头。
    这时忽然有人与我搭讪。
    “您好,请问您是安妮女士吗?”
    我转头一看,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她注视着我的眼神带着些许激动。
    “我是安妮·史密斯,如果是你想的那位安妮的话。”
    “啊,真的是您!我没有认错,真是太荣幸了,我想找您签个名。”
    我有些无奈地说:“如果你想知道那些往事的话,可以去看电视访谈节目,我在上面说得很详细,最近也实在重复太多次了。”
    “不,不是。”姑娘赶紧摇摇手说,“先自我介绍下吧,我叫阿黛拉,是法律系三年级的学生,我读过您的法律著作,也看过您的平生事迹,我知道您是普国法律系录取的第一个女生,也是普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法官,所以对您非常崇拜。”
    听到这些,我烦闷了许多天的心情终于有所舒展,对年轻姑娘微笑道:“抱歉,我刚才很没有礼貌。”
    “没关系。”姑娘的脸红红的,开心地问我,“您看上去有些忧虑,是在烦恼什么吗?”
    “确实有些烦恼,我本以为自己是以荣退法官的身份被邀请来演讲的,可没想到大家只关注我很多年前的那件往事,可对我的人生而言,那只是一个短暂的故事,也许那段时光足够惊心动魄,但那不是我的人生。”
    阿黛拉点点头说:“我明白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世人多崇拜英雄,您的那段故事充满了史诗般的英雄主义,也难怪人们会格外关注。”
    “但我甚至怀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很失败的,我努力并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事业竟然无人提及。”
    阿黛拉摇摇头,坚定地说:“我都知道的!您做律师的时候,帮助过许许多多被家暴的妇女,帮弱势女性争取权益,您的事业是伟大的,虽然它们由一桩桩小案子组成,仿佛默默无闻,但它的伟大是毋庸置疑的。”
    看着年轻姑娘激动的脸庞,我有些感动,示意她看眼前的画作:“我以前有个朋友,她带我看了这幅画。我们曾有过默契的约定,要在这个女性备受歧视压抑的世界里有所作为,可我努力工作了一辈子,却仿佛并没有对世界起到什么影响,也不知道我的朋友会不会对我感到失望。”
    阿黛拉看着画上的女王问:“这是您崇拜艳羡的历史人物吗?”
    我笑着摇头:“不,我从不觉得艳羡,事实上,第一次读到她的故事时就觉得她十分可怜,哪怕贵为公主女王,也摆脱不了被控制被嫌弃的人生,她除了奋起反抗根本毫无选择,在此过程中她除掉了母亲、丈夫、情夫,而人们只关注到她强势的一面,却不想她的人生该有多么的孤寂和失落。”
    阿黛拉说:“那么我认为您大可不必如此失落,强悍铁血如莎美乐女王,也没能对女性卑微的处境有任何改变,想改变世界靠的不是单纯某个人的影响,这需要无数人经年的努力。比如您这样单枪匹马杀入本来只有男人的世界,俯首为无数底层女性抗争的女律师,比如第一个女医生,第一个女科学家,第一个女政客,这些都是冲破枷锁的力量,而更重要的是无数平凡女性勤勤恳恳工作奋斗,这些平凡的女性们构成了坚实的基石,是这块基石让女性有底气对不公平说不。”
    听了阿黛尔的话,我感到十分熨帖:“谢谢,真高兴认识你。”
    “不客气,我也很高兴认识您。”
    我和阿黛拉告别后,回到了我和阿加莎居住的酒店。
    她正在看新闻,新闻里是某个中部国家发生政变,由于信仰的极端性,新政权将禁止该国的女性外出工作、上学,甚至关闭全国的美容美发店和女性用品店,女性外出时必须全身包裹黑纱,只能露出两只眼睛,违令者将受到刑拘。
    阿加莎叹息道:“这个国家的女性真是太惨了,几十年前还能穿短裙读大学呢,现在变成这样真是悲剧啊。”
    我没有评价什么,与阿加莎道别后就回到了卧室。
    这个世界,战争看似很遥远,可并不是不再发生。我经历过战争,战争时男人们几乎毁灭了一切,包括他们自己,然后甩甩手把烂摊子扔给女人。女人没有办法,只能在艰难的岁月里负重前行。
    也正如新闻里的国家,当大环境的改变无可避免地降临到每个人头上时,女人又能怎么办,她们除了披上黑纱逆来顺受外,别无选择。
    而我认为唯一对我那段艰难岁月有所帮助的,便是心存希望。
    无论是刻苦读书,还是勤奋工作,甚至仅仅是努力填饱肚子让今天过得好些,这一切都支撑着燃起了希望的火种,那么无论身处何种暗无天日的境地,都不会在绝望中变作一具行尸走肉,那么等待度过寒冬,终有春暖花开的时候。
    我又想起莎美乐,我想她亲吻的不是她的敌人,而是她的苦难,苦难塑造了她,可她没有放弃过挣扎,不仅仅是她,每个人的生命中都难免要经受苦难,女性也许天生没有男人那样强健的体魄,但女性却可以有强大的心灵。
    乌云聚集,天空阴沉下来。
    我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来,遥望着远处的海面,静静等待人生中的下一场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