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对自己孙子不怎么担心,倒是忧心俞文姝的身子,“阿肃啊,文姝身子弱,路上别太赶了,你好好照顾着?。”
    便是知道老夫人疼她,俞文姝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哪家?的新媳妇不被婆家?嘱咐照顾好夫君,唯有沈家?,老太太还叮嘱孙子照顾孙媳妇。
    老夫人都叮嘱过了,王氏便只是对文姝道:“去了帮我跟姐姐姐夫问好,让他们放心。”
    两辆马车缓缓驶离沈府门口,王氏扶着?老夫人感叹:“这?两个孩子瞧着?真?是登对。”
    老夫人笑道:“郎才女貌,说的就?是阿肃跟文姝。”
    王氏知道老夫人心中最?放不下的便是沈肃,宽慰道:“如今大爷成婚了,老夫人往后便宽心了。”
    老夫人:“哎哟,如今我就?盼着?我的重孙子重孙女什么时候能有,那时才是真?宽心了。”
    九嬷嬷应和?道:“难怪老夫人一直往少夫人肚子瞧呢,也不用这?么急。”
    王氏忍不住笑出?声来。
    马车一路出?城,俞文姝撩开车帘往外瞧去,上一次她与丹露走这?条路时历尽艰辛、孤身上路,从未曾想过再次踏上这?条路已经是成婚后,有了夫君依靠,一时间心绪有些复杂。
    沈肃持着?手?札在?看?,长臂忽的一伸,把人捞进怀里抱着?,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让她靠着?,凑到她耳边轻啄了下。
    “外面比我好看??”沈肃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嗯?”
    俞文姝心中好笑,面上却乖巧又认真?,她仰头?看?他,视线触及他完美的下颌,点了点头?道:“你好看?。”
    沈肃视线蓦地一顿,从手?札移到她雪白的面颊上,眼中幽黑如深潭,喉结微微滚动。
    他猛地吻住她的唇,堪称凶猛。
    俞文姝抬手?扶在?他的肩头?,整个人窝在?他怀中,她没有避闪反而迎合着?他,沈肃加深了这?个吻。
    许久,她气喘吁吁靠着?他,衣带松散发丝凌乱。沈肃垂着?眼看?她,眸中星火涌动,若非这?是在?路途中马车上,他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
    “饿了吗?”沈肃忽然道。
    俞文姝不理他,兀自整理自己的衣裳头?发,被他啄了一下,才摇头?,“不饿。”
    怕他又做什么,她往外挪了挪,惹得他轻笑。
    夜里凑合了一夜,第二日晚些时候便到了俞文姝从前住的县城,家?中的老房子已经变卖了,春荣寻了一间好的客栈,两人第二日一早再去祭拜。
    旅途颠簸劳累,俞文姝在?丹露伺候沐浴后便睡下了,沈肃没闹她,只是叫了春荣吩咐了几句。
    大约是有些认床,躺在?床榻上的人儿忽的蹙起眉,应当是做了噩梦,面露紧张。
    沈肃脱了外衣上榻,把人揽进怀里,手?在?她后背轻拍,很快她紧蹙的眉心便舒展开来,感受到他坚实的怀抱,乖巧地往他怀里挤了挤。
    男人笑了笑,凑近轻啄了下她的眉心,她嘤了声,抬手?环住他的腰。
    翌日一早,沈肃带着?俞文姝一同去了近郊的山上,当初俞文姝选了个风水不错又开阔的山上安葬了父母,许久不来,杂草长了半人高。
    两人相携而来,并未带春荣和?丹露,沈肃让她站到一旁树下,他则亲自拿起锄头?,把衣袍一撩便开始锄草。
    俞文姝没想到沈肃不仅会锄草,甚至动作还很娴熟,很快把杂草锄干净了,还把带来的两棵常青树给种上了。
    做完一切,俞文姝上前把祭品摆上,她努力?让自己笑起来,可眼圈依然禁不住发红,泪水一颗颗往下滴落。
    “爹娘,我跟夫君回来看?望你们了,姨母说代她向你们问好,你们放心我如今一切都好……”
    沈肃静静地站在?一旁,如同一个守护神一般,见她哭得狠了上前把她揽进怀里,无?声安慰。
    纸钱随风飘散,俞文姝磕了头?敬了酒,看?向沈肃,便听他道:“你先往下走等我,我收拾了就?来。”
    她脚步慢,沈肃三两步便能追上她,且他也不让她拿东西,俞文姝便点头?应好,率先往来路走去。
    走了不远她回头?看?去,见沈肃站在?墓前,他身穿玄色锦袍,长身玉立且气势凌厉,他嘴唇微微开口,像是在?对她父母说什么。
    她微微一怔,便见他看?了过来,与她视线相对,接着?他朝墓碑鞠躬,迈步朝她走来。
    下山时,俞文姝侧眸问他:“夫君方?才跟我爹娘说了什么?”
    沈肃看?她,忽然道:“还想多留一日吗?”
    这?里没了她的亲人,便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只以为他急着?回去,俞文姝摇了摇头?。
    沈肃抓起她的手?,道:“那我们一会儿便出?发。”
    俞文姝没问去哪儿,一切都有他安排便好,她只要跟着?他,让她无?比安心。
    两人回到客栈又等了一会儿,春荣才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些点心和?各种本地特产。
    俞文姝原本以为要往回走,谁料马车继续往前,她本想问问,但上了马车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她还做个梦,梦见了父母亲。
    她看?见父母亲相携站在?一起,慈爱地看?着?她,什么话都没说,朝她挥挥手?便转身离开。
    她想要说什么,刚张嘴,便听见有人叫她,“文姝,到了。”
    俞文姝睁开眼看?见沈肃的脸,他正垂头?看?她,深黑的眸色中带着?几许柔情,她忽的眨了眨眼,对上他难得的情绪,她蓦地抬起身子凑上去吻住他。
    沈肃惊讶一瞬,抬手?搂住她,俞文姝不但没退缩反而加深了这?个吻。
    这?是一处城郊温泉别院,颇有些江南风格,四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
    俞文姝早就?听说过城郊的温泉很是出?名,只是从未有机会能来,她听说泡温泉能让皮肤光滑如剥壳的鸡蛋,内心便很想一试,也不知沈肃如何打听到的,还安排了别院。
    似乎瞧出?她的好奇,沈肃拉着?她进了院门,道:“这?是我让人买下来的,以后若是想泡温泉,我们便一同前来。春荣。”
    听到他喊,春荣颠颠跑过来,从怀里掏出?东西递给他。
    沈肃递给文姝,示意她看?。
    俞文姝打开,是两张地契,一张是这?个别院的,还有一张竟然是她家?从前院子的地契。
    沈肃:“收好了。”
    俞文姝扑进他怀里。
    丹露在?一旁呜呜哭起来,春荣吓了一跳,“丹露你怎么哭了?”
    丹露:“大爷对姑娘真?是太好了,老爷夫人泉下有知也安心了。”
    沈肃抱着?人,垂头?在?她耳边低声道:“夫人如此感动,是否该感谢为夫?”
    俞文姝擦了擦眼角的泪,轻轻唔了声,“夫君想要我如何谢?”
    沈肃轻笑,附在?她耳边低语,俞文姝慢慢红了脸,半晌,她咬着?唇软软应了声。
    深夜的温泉池里烟雾袅袅,水声由细碎的哗啦声慢慢变大,水雾中两个身影交缠重叠。
    她绷直身体被他托起,双手?堪堪扶住他的肩,面上不知是否太热而泛起潮红,她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潮气太过湿热,让她发丝紧贴着?脸颊,她微眯着?眼,试图转移注意力?。
    “你方?才在?我爹娘墓前说了什么?”她忽然磕磕绊绊说道,几乎连不成一句话。
    沈肃分神,哑沉着?声音道:“叫我什么。”
    她咬着?唇,艰难吐出?两个字,“夫君。”
    “我让他们放心把你交给我,我会爱你敬你,此生此世唯有你。”
    握在?她腰间的大掌猛地一紧,按在?尾骨的蝴蝶上,酥麻感袭上,她脑中空白,蓦地红了眼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