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提:“听说才二十三,好年轻啊。”
    这回,晏池直接把被子给两人拎上。
    ……
    半年后,骆书禾站在宽敞明亮的工作室内,从装修到购置家具全是她一手操办,足足花了大半个月才全部弄好。
    她今天才去见了几个客户,穿了一身职业装,头发已经被她染回来了,染成了不那么明显的奶茶棕,长波浪卷发垂至脑后。鱼尾裙下是一双又细又直的长腿,虽说直到现在她都穿不惯高跟鞋,这种有些跟的也能够勉强应付。
    小尤搬完电脑拿着要报销的发/票进来时,看她灰头土脸了这么久,乍一看她这么正式,还被吓了一跳,一句“今天怎么这么人模狗样”差点脱口而出,到底是职业打工人,话在嘴里拐了个弯就成了“老板您今天真是光彩照人,您的到来真是令我们公司蓬荜生辉。”
    骆书禾把她手上东西接过来,随手夹进文件夹。
    “行了别贫了,壁灯让人装好了吗,你换的那灯真是照的我眼睛都要瞎了。”
    “没呢,说是没那个型号,明天才来。”
    “抓紧啊。”
    小尤以为自己不出意外又要被骂了,转头看见骆书禾在低头看手机,脸上神色温柔几分。
    她大着胆子问:“老板娘发来的啊?”
    自从有次骆书禾在开会脱不开身,让小尤帮她接一下电话,发现晏池是来催她回家吃饭后就这么叫了。
    没想到小晏总居然是这种居家型。
    事实上今天发来的消息也确实是这样,短短两条。
    “服了,天天就知道在我这点菜,我是你家厨师吗。”
    “鱼是吃清蒸还是红烧?”
    骆书禾回完后,想起:“我过几天不在这,区美术馆那个项目你记得跟一下进度,至少我回来时要看到预算表。”
    小尤点头说是。
    鬼鬼祟祟笑了声后,她问:“你们又要去度蜜月啊。”
    骆书禾无奈:“那不叫度蜜月。”
    小尤比了个她懂的手势,在骆书禾走后,转头和新招进来的财务小妹比耶,暗示老板最近不在。
    结果一转头,小尤和身后机器人对上眼。
    整间工作室的扫地机器人都是老板娘公司友情赞助,但她最怕的无疑是面前这个看上去萌,屏幕上闪着颜文字的机器人。
    听说有监控功能。
    于是,小尤只能小心翼翼叫:“walle你别光看我啊,看我干嘛,我可没摸鱼。”
    火速跑走。
    某超市地下停车场。
    晏池等她半天都没换好衣服,想拉开车门,车窗打下,一只高跟鞋直接从里面扔出来。
    “都和你说了多少遍别偷看别偷看,你是不是手闲得慌。”
    晏池就这么拎着那只高跟鞋,所幸这时候没人没听见骂声,五分钟后人才从车里下来。
    他厚着脸皮跟上去。
    “这次去哪。”
    “不知道啊,你定?”
    “我没头绪。”
    “那投票吧,扔硬币扔到哪算哪。”
    骆书禾摇头,可不敢和他玩这个。
    “你忘了上回差点就真去南极洲看企鹅了,疯了才去。”
    下了车,晏池牵着她的手去搭电梯。
    隐约还能听见细碎的说话声传来,无非都是些家长里短。
    两人交缠的手上,各有一枚戒指熠熠生辉。
    好似所有的爱恨都归于柴米油盐酱醋茶,这平凡的,每一天都崭新的人间烟火。
    在心动以前,从遇见你之后。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