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公子,我想求你一件事。”
    沈昀道:“卫姑娘但说无妨。”
    卫燕毫不犹疑道:“送我去边塞。”
    沈昀愣了愣,最后郑重颔首道:“行。”
    卫燕突兀的决定, 本只是想拜托沈昀派亲信护送她去,只是没想到, 却变成了他亲自陪着她去。
    一路上,他们昼夜不歇, 马不停蹄。
    终于在十日后,赶到了北境。
    北境的战场上, 所到之处,无不是哀鸿遍野、横尸满地。
    卫燕一路上听得的都是江桐早已阵亡身死的消息,本该是铁板钉钉的事。
    可她偏偏不信,非要亲自来到边关, 亲眼瞧见才能信。
    她不愿相信, 天资颖悟的江桐,竟会死的这样不明不白。
    来到边军军营, 因为沈昀身上的信物,有人带他们来到主帐,面见江桐身边的副将韩烁。
    进入营中, 卫燕的心凉了一半。
    因为满营的白衣素裹、白幡白绸。
    这确实是主帅阵亡才会有的景象。
    主帐内, 沈昀自报身份,追问江桐的事情,那副将直言道:
    “沈公子,我家将军确已阵亡……”
    卫燕却一针见血道:“可若真如此, 军中为何却无一人哀悼哭泣?”
    副将怔住了, “这位姑娘是——”
    卫燕自报家门, 嗓音清越。
    “定远侯之女, 卫燕。”
    副将瞠目结舌,“你是卫侯之女?”
    卫燕虽奇怪他反应之大,但还是不动声色地颔了颔首。
    “卫姑娘,沈公子,您二位稍带,本将去去便回。”
    这下,只留卫燕和沈昀在帐中面面相觑。
    不多时,有人撩开帐帘走进来,嗓音朗澈,宛若清风入耳。
    “燕儿,我便知道你还是牵念我的。”
    卫燕抬眸。
    那个百姓口中的阵亡人,此刻正意气风发、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广袖博带,素尘不染。
    与往昔一般,飘然仿若山中谪仙。
    这一刻,她几乎是不受控制的,眼中晶莹汩汩而下。
    喜极而泣、莫过如此。
    作者有话说:
    这段时间工作上实在是太忙了,都是陆陆续续地写,所以才会选择整理好了一起发上来。
    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陪伴。
    咱们下本见~
    这回我一定存足稿子,不再断更,不再断更,不再断更重要的话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