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的尖油咀一带格外热闹,又是一年一度的花车巡游,此活动是由香港旅游发展局1996年起所举办的一项贺岁节目。春节期间和元宵节当天都会有一辆辆各创新意的花车巡游及表演,花车有传统的生肖主题、海洋水乐园主题、甚至用花卉砌成骏马,周围跟着的几十位表演者舞蹈、醒狮,头顶建筑与建筑之间串满火红灯笼,节日气氛拉满。
    “坤哥!你快看那个火凤!真的好美啊!还有那个灯笼人偶也好有趣,是不是!”卡娜挽上周寅坤的手臂,笑的很甜,声音柔柔的,边说边指给男人看。
    周寅坤微微勾起唇角,淡淡一句,“你喜欢就好”。
    夏夏是第一次感受中国的传统节日,她脸上洋溢出暖暖笑意,看得出内心有多欣喜,小声的惊呼着,“哇——好漂亮啊”,原本被埋没在喧嚣闹市中的轻呼却被男人捕捉的清清楚楚,他偏头看向她,那眸中映着彩色的光,整个人乖乖的,在喧喧嚷嚷的人群中成为一道静逸的风景,亦如当初轮船上看着烟花的她,她眼里是当下的五彩斑斓,而他眼里映着的只有她,她始终是他眼里最五彩光辉的存在,永不磨灭。
    阿耀跟在后面,此时卡娜挽着周寅坤的胳膊,欢喜的看着花车巡游,而被挽着的男人却看向身边比他矮了大半截的女孩,这视角他甚至要稍稍低头,他看得出神,随着女孩每一次小小的惊呼声,也跟着微微扬起笑容,跟在坤哥身边这么多年,阿耀从来没见过他像现在这样,看一个女人看的着迷,看的出神,这么看来,坤哥倒更像是——动了情。
    花车巡游结束后,便随着人群来到元宵灯会,里面大大小小的摊位,吃的玩的以及年味十足的小饰品,玲琅满目,简直比泰国的夜市还要热闹不少。
    夏夏被一家手工制作的传统饰品吸引,她才拿起一只红色的编织手绳看了看,男人就说话了,“喜欢就买”,说完还督眼她,看她拘谨的模样,想要又不敢说,搞的像买不起一样。
    还没等夏夏说话,摊主热情开口,“小姑娘买个吗?这手编红绳是传统吉祥的象征,既能辟邪又能转运,不过你挑的这只手绳是一对的,你看这上面编织的结,这个叫“莫离结”,寓意着“不离不弃长厢厮守”,也可以买来送给喜欢的人,很不错的!”
    听见老板的话她一怔打算把东西放下,“那,要是一对的话,我就挑个别的吧。”
    “喜欢这个就买这个”,男人一把攥住女孩的手,那手太大,以至于包裹着她整只手,包括那手里的东西。
    “可这是两个。”夏夏微微抬头看向周寅坤,又迅速移开视线。
    “两个怎么了——”。
    卡娜看了看周寅坤又看了看夏夏,毕竟中午在厨房的时候就已经推搡起来了,这要是在街上,怕是不好,于是她柔声细语的说,“好了好了坤哥,你别急嘛,我想夏夏一定是觉得有些害羞,不过这个确实很好看,夏夏你买了可以等以后送给喜欢的人,或者送给朋友也可以啊,不管是不是一对,它都有吉祥的寓意,那就买了这个吧怎么样?”
    “嗯——那就这个吧。卡娜姐姐说的对,送给朋友也可以,毕竟也是吉祥之物。”她看向卡娜,她笑着,很温柔,卡娜越是这样,她内心就越愧疚。
    身边的男人听见这话才撒开握着女孩的手,眼看僵持的局面就要过去,夏夏看向身后的阿耀,“那这个,送给你吧阿耀,谢谢你之前把外套借我,还有——我们应该算是朋友的对吧?”,她最后一句说的极小声,以为只有阿耀能听见,可偏偏身后的男人听的一清二楚,阿耀不看都想象的出坤哥现在脸色多难看,他既不敢看也不敢说什么,就打算默默的把东西接过来——
    男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一声是吼出来的,连阿耀都吓了一跳,“周夏夏!花我钱买了东西送别人!是——”,后面那俩字没说出来咽了回去,原本是想咆哮一句“是人吗!”,可故于面子他不能,其实送人也就算了,还是送男人,甭管是谁,反正是个公的。
    这种愤怒阿耀已经在坤哥的眼神里捕捉得清清楚楚,再这么闹下去今天是回不去了,不但回不去大概还会被打个半死。
    “夏夏,这个我觉得还是送给坤哥吧,毕竟坤哥花钱买给你的,另一只当然是要送给他的。”——这什么理论?阿耀也不懂,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觉得自己说的这话没毛病,不这么说又能怎么说呢?难不成说坤哥吃醋了再这么下去就得被挨揍?那不是往阎王爷蛋上撞吗?阿耀不傻。
    “那就送你吧,小叔叔,你要吗?”,她看看周寅坤又看看卡娜,低声说。
    男人拿过来一把揣进裤兜,那可谓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没人跟他抢,就这么一个小破玩意儿闹了这么久。
    卡娜看在眼里总觉得坤哥跟以前不太一样,他明明不喜欢这种东西,并且这东西也没几个钱,他一向花钱大手大脚从不计较,可对夏夏又总是计较,动不动就会吵起来,可又总感觉不像是长辈和小辈之间的争吵,倒有点像是——情侣?但卡娜下一秒告诉自己一定自己想多了,毕竟坤哥之前对夏夏也是有些苛刻。
    夏夏走在街上一只手怎么也带不上那只手绳,一只手不行甚至都上了嘴去叼,身边的男人简直看笑了,戏谑着,“你咬人的时候嘴不挺好使的吗?”
    听见“咬人”这两个字,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在俄罗斯的那天,于是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不是,是这个扣孔比较小,所以不好带。”
    感觉整只手一热,男人拉过她的手,使她掌心朝上,将红色手绳一端的纽扣结穿进另一端的扣孔,带好后还把女孩的手翻过来看看,表情看起来很满意,这红色的手绳配上那串佛珠极为和谐。捎带着还小声跟了句,“这个,不准摘”。
    也在此刻,卡娜看到夏夏手上那串东西心里一沉,又有些疑惑,她知道自打遇见坤哥那天,这串佛珠他就一直带在手上的,应该是对他来说非常珍贵的东西,可现在竟然带在了夏夏的手上,她不懂也大概是不想懂。
    *
    回到九龙塘的老别墅已经晚上八点半。
    周寅坤懒惰的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偏头看向傍边的卡娜“楼上有客房,一会你可以洗个澡,累了一天今晚好好休息。”
    “好啊~坤哥你在哪间?我在你旁边啊。”卡娜笑的开心。
    听见这话夏夏立刻开口,“我小叔叔在上楼第二间,我在最里面那间。”
    周寅坤蹙眉,直勾勾的瞪着夏夏,这什么意思?明摆着就是把他连人带东西从她屋里赶出去,还赶得越远越好,中间都隔了个屋,年纪轻轻八百个心眼子,反应还挺快,真叫人心里堵得慌。
    “那我就住你们中间那间吧!可以的吧坤哥?”卡娜说着,往男人身边凑了凑,手轻轻凑过去与他十指相扣,眉眼间透着对身边男人的爱意。
    “当然可以——。”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夏夏说的,说完还嗤笑一声。
    夏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眼神落在了他们十指相扣的手上,不过她认为这样也好,不管怎样,他还是同意了,这么说今晚就不用跟周寅坤一起睡了,这样也可以安排自己的时间,洗完澡还可以看一会儿书,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想着,夏夏心里还燃起一丝雀跃。
    她进房间看了会书,卡娜敲门,“夏夏,我做了果汁你下来一起喝吧~”,声音依旧温柔。
    “好,卡娜姐姐我这就下来!”
    果汁里面加了冰,凉凉的,酸酸甜甜又很爽口,这气氛仿佛又回到了在泰国的时候,这让夏夏瞬间少了份局促。
    “给我带上。”周寅坤把手腕伸到夏夏面前,手里还拿着那只红色的编织手绳,一副命令的语气。
    她刚喝进嘴里的一口果汁都呛了出来,脸都憋红了,还撒了一身,卡娜也倏然看过来一脸迷惑。
    夏夏不懂为什么周寅坤要当着卡娜的面这样,总之这场面尴尬到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夏夏看着他,那眼神像是在说“你是不是疯了?”
    见她咳完也没说话就这么一直瞪着眼,他依然催促,“又装听不见?我一只手怎么戴?”
    如果再这么下去大概今晚都别睡了……她拿过红色的手绳,系在男人的手腕上,他掌心朝上,就在她要收回双手的瞬间被那只大手裹得紧紧的,倏然抬头,四目相对,他轻声说了句,“咱们俩,谁也不准摘”。
    夏夏惊慌的抽回双手,这个角度她刚好挡在周寅坤面前,卡娜完全看不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可又觉得两人哪里怪,坤哥总是像在没事找事?大概夏夏是周耀辉的孩子,所以他才处处苛求吧。
    *
    夏夏回了自己的房间,一直当成睡衣的T恤上撒了一大片果汁,她翻了翻衣柜,也没找到一件能穿着睡觉的衣服,又总不能什么都不穿,偶然她看见那套粉红色的睡裙套装,用手摸了摸,不管样式如何,这材质滑滑的穿上一定很舒服,反正今天周寅坤晚上也不会再来打扰她,就算穿了也没关系,不会有人发现,这么想着她走进浴室。
    洗了舒舒服服的热水澡一天的疲惫都缓解了不少,现在是晚上十点,可以把刚才的练习题继续写完再睡,从浴室出来她猛然一惊,此时周寅坤就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上,手里悠闲的摇晃着酒杯,轻飘飘的一句“等你呢”。
    本以为他带了卡娜姐姐回来,今晚是一定不会再来她的房间,连屋门都没锁,可这突如其来的戏码让她一时都没缓过神,“你来做什么?”,她淡淡的一句,眼神里充斥着疑惑。
    “你说呢?衣服都换好了,还问我?”,见她穿着粉红色丝光耀眼的粉红睡裙还真有几分性感,领口很低,露出微微隆起的胸线,材质很薄,透出少女乳珠的形状,男人神色跟着沉了几分,他又说“我今晚,就是特别想偷情。”
    跟他的小侄女偷情,想想都觉得很刺激。
    夏夏一脸震惊,“你到底发什么疯?你明明带了卡娜姐姐回来,卡娜姐姐她那么爱你,满心满眼的全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那你觉得——我爱她吗?带她回来,是有个小忙需要她帮衬,求人帮忙当然得有个求人帮忙的态度,你说对不对?这不,好吃好喝的招待她呢。”说完他还品了口酒,一副享受的样子。
    “你不爱她大可以跟她说清楚,为什么要这样伤她,我是不会跟你做那种事的,我不会跟你一样去伤害卡娜姐姐,所以周寅坤,请你出去。”夏夏语气强硬。
    “好,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回答对了我立刻走。”似是很好说话似的。
    “什么问题?”夏夏立刻问。
    “中午你为什么红着眼在厨房吃醋生闷气?”,当时看她在厨房眼眶发红,捡着碎了一地的玻璃碴,才问了一句眼泪就跟里面打转,又偏偏就是不哭出来,看的人怪心疼的。
    “我没有!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她话说到一半,男人声音就压了过来。
    “你口是心非的能力倒是很行啊,别的女人都骑到你头上了,周夏夏!你还真是个软骨头,宁可承认自己是情人是吧!好啊,你想当淫妇,我今晚成全你。”他放下手里的酒杯站起身,顺便单手脱了上衣,三两步的走向她。
    顶灯的光被男人遮掩了不少,夏夏下意识揪紧罩衫的衣领,神情惊慌又不敢说话太大声:“你到底在疯什么?你出去!”
    “你怕她听见?那你就忍着点儿,别出声,不然被你的卡娜姐姐听见了,她得多伤心呢。”他挑起女孩一缕头发,从她的眼睛滑到鼻尖再到嘴唇,最后扫到耳下的颈间,夏夏被这刺痒的触感撩拨的身体微微颤栗,跟着心跳都变快了。
    “周寅坤,你别碰我”,这声音不大却听得出的强硬。她松开锁紧的衣领,试图推开男人,而男人眼疾手快,一把扯掉粉红色丝光罩衫狠狠丢在地上,此时她身上就只有一件极为性感的吊带裙。
    周寅坤眼里沉到无光,喉咙燥热干涩的发紧,不住的上下滚了滚,下面的肉棍也跟着逐渐变得硬挺,涨的发疼。他双手从后面捞起她的大腿根部,轻轻松松将女孩抱起来,两腿卡在他腰间,“今天,我们玩儿点有意思的。”
    夏夏被放到书桌上,她就坐在那本打开的练习册上,厚厚的书脊弧度硌在下面,突然觉得身体有些异样,她闭上眼使自己冷静下来,可下一秒她粉色的内裤就被暴力扯掉,夏夏猛然睁开眼,男人粗糙的大手正攥着她的脚踝往书桌的边缘上放,使双腿屈起,这个姿势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女孩的羞处,那里粉粉的,小洞的周围泛着红,紧张的微微收缩,大概是太久没做,周寅坤欲望早已燃上头顶,但他依然克制着,强忍着。
    他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低头去靠近粉红的小洞,夏夏内心一紧,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他的头却在渐渐靠近,这种极度羞耻的行为完全超出她的认知,她一手撑着桌面,另一只手推着他的头,女孩修长的指甲穿入发丝触碰到头皮,这感觉让周寅坤更上头,甚至感到疯狂,他双手穿过白嫩的大腿内侧,禁锢住女孩纤细的手腕,这个姿势使她双腿无法并拢,只能让男人为所欲为的玩弄。
    夏夏感到下体一凉,不知道男人什么时候嘴里嚼了块冰,舌头就舔在阴部的肉珠上,冰冰的,这触感让她不由颤栗,酥酥麻麻的,控制不住的想要叫出声,能感到热液在往外流,“嗯啊——不要——”,她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玩弄,又怕自己声音被隔壁的卡娜听见,她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理智。
    可周寅坤才不会停下来,他从来没给任何女人舔过,可今天,他偏想试试,看了看女孩红着的脸,身上微微泛着粉红,湿润的肉洞泛着水的光韵,他再次用舌尖探入,这次舌头直接伸进肉洞,在里面来回拨弄,能感觉那肉洞在不停地收缩,每一次收紧都挤出些爱液,他还是第一次尝到那东西的味道,是暧昧的味道,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体会到的味道。
    男人温凉的舌头如同小蛇,在里面伸来伸去,甚至上下左右的舔弄,滋滋的吸允着里面的热液,每一次吸嗜都让夏夏浑身发麻,在失去理智的边缘挣扎,被男人大掌按着的手死死的攥着拳,强忍着,“啊嗯———”,她实在控制不住发出淫媚的声音,紧张的立刻闭嘴咬上唇,身下的练习册上早已被爱液湿透。
    听见这谄媚的叫声周寅坤倏然抬头,他嘴边还沾着女孩的晶莹,一脸淫欲好色的与她对视,夏夏眼神有些迷离,咬着唇,发髻还冒着薄汗,看着还挺能忍,“多叫几声,没准儿我心情好了,就能停下来了。”
    “不要——我真的不想让卡娜姐姐知道,求你了。”,她声音有些微弱又带些哽咽。
    周寅坤才不理会这些,听见她嘴里说出卡娜这个名字就烦,软骨头就是软骨头,明明就是喜欢偏要给别人让路,搞的自己像情妇一样,思维一转,不过这倒也刺激,譬如当下,她的小侄女爽的浑身发抖又不敢叫出声,想着,他舌头又渐渐靠近,舔弄上阴处的肉珠,跟着两根手指挤进已经开始松动的粉穴来回拨动。
    “啊嗯———”,夏夏立刻用手堵上自己的嘴,这感觉让她发疯,浑身像过电酥酥麻麻没有力气,既羞耻又克服不了自己身体上的爽感,她喃喃开口,“求你停下,我真的受不了了,唔——”。
    周寅坤怎么可能停下来,她这样只会使他更加兴奋,这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做这种事,当下她的反应只会让他觉得刺激,甚至让他觉得是另类的成就感。手指在甬道里活动的更加频繁,幅度也越来越大,嘴巴吸允着粉嫩的阴蒂,甚至挑逗的用牙齿来回轻咬摩擦,渐渐的夏夏意识开始变得迷离,小腹酸胀,阴处酥痒难忍,一股股的热液向外涌怎么都憋不住,尿意也越来越强烈,能听见男人的两根手指拨弄出甬道内的水声,也能听到舌头舔弄吸嗜的声音,“不要——不要,我真的忍不住了,嗯啊———啊————”,夏夏张着嘴下一秒又不敢发出声,身体不断的痉挛抖动,大量的水喷涌而出,洒在男人的脸上,顺着脖子淌到前胸,这画面淫荡刺激,他舌头在唇边一转舔了舔爱液的滋味,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周夏夏,胆子好大,现在都尿到小叔叔脸上来了?”
    夏夏一脸骇然,她真的受不了,已经很控制了,可就是怎么都忍不住,身体想发了大水,她羞耻地哭了,“不是,没有,我,我真的很难受”,声音有些淫媚,又带些哭腔。
    “是很难受?还是很爽?你自己心里清楚。”说完他还嗤笑一声。
    粗硬的阴茎早就涨到极限,才解开裤子那东西就迫不及待地弹出来,看起来比平时更大更粗,夏夏睁大眼睛不断的摇头,男人揽过她的腰向前一拉,借着刚才润滑的爱液将粗大的肉棍挤了进去,这个角度夏夏清清楚楚的看见那东西是怎么进入自己下体的,不过这次却没有很疼,更多的是撑涨感,涨的她难受,她不由的吭出声,“嗯啊———”,这声音不大却勾的男人脊背发紧头皮发麻,她强烈地呼吸着,热气洒在男人的胸膛,他不受控制猛的顶进去,这一顶女孩身体就跟着痉挛起来,抖得厉害,呼吸也更加急促,双手下意识的紧紧环上他的腰,明显这次前戏做足够好,能感觉到她不是疼,是爽。
    周寅坤越来越强烈的大开大合的操弄起来,她那里本就紧致,而当下的甬道又兴奋的不断收缩,内壁像数十张小嘴吸附着他,来来回回不让他撤出去,这种爽到极致的感觉让人失去理智,喉咙干涩,他嗓音也跟着微微沙哑,一声声的唤着她,“夏夏,夏夏——舒服吗?”。
    夏夏感觉身体一轻,男人将她抱起卡在腰间,这个体位能探入的更深,每一下都探入最深处,一下下猛的撞击,“啊嗯———不要,不要”,她环上他的脖子,脸埋在男人的颈肩,微弱的求饶。
    她越是这样周寅坤就越是兴奋,这个姿势每撞击一次,夏夏都不住的浑身发抖,紧接着男人能感觉到里面一股一股的热液洒在自己的龟头上,温热湿润,让人汗毛扎起,背上的肌肉青筋尽暴,窄腰和胯卖力地顶撞着,臀肉跟着不停的颤。
    接着他又把她放到床上,用最原始的姿态,猛烈的整根没入,顶进早已松动的宫口,这一顶夏夏就感到浑身酥麻,小腹酸胀难忍,她只好堵住自己的嘴,尽可能不让自己出声,男人看在眼里倒觉得有趣,他使坏似的,掐着她的腰,顶的更深速度也更快,不知道进进出出多少次,夏夏早已完全失去意识,身体一次次的过电似的,“啊嗯————啊——”随着女孩娇媚的声音大量热液喷洒而出,男人的精液再一次完全射进宫口,没有丝毫防备,那东西又热又烫,刺激的她浑身颤的厉害,又捂着嘴不敢发出声。
    经过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周寅坤终于满意的勾勾唇角,看得出的餍足,将早已筋疲力尽的女孩抱进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