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月起逐渐进入雨季,时不时的雨落珠链叫人措手不及。
    银黑相间的肌肉车身轰鸣穿过陋市窄道,一路往西,在猝不及防的太阳雨里,周遭林林总总的椰树林旁,享受速度与掩埋于心的悸动。
    引擎声熄灭,摩托停靠在一处路边,花臂男人长腿一边撑地,随手摘下头盔后又帮身后的女孩脱了头盔,“莱雅,雨太大了,边上有个寺庙,我们去避避雨吧,再这么淋下去,你会病的,你这衣服全湿透了。”
    两人早已湿了个透,女孩白色的衬衫贴在了身上透映出里面深灰色的吊带,显得隆起的胸线更为圆润,她往阿耀说的方向看了看,脸上露出笑意,又看了看自己湿哒哒的衣服,“好,那我们去避避吧,这雨实在大了点儿,看来我这女人家果然是麻烦,嘿嘿”
    此时,阿耀脑子一抽,不知道是哪根筋搭的不对,紧跟着浮现出坤哥泡女人时候说的那些名言,当时就觉得坤哥简直太会了、太行了,句句都把人哄到点儿上,这么想着,嘴上就没有了把门儿的,他先是叫住了刚要往前走的人“莱雅!”,接着磕磕巴巴的,“嗯,那个——我觉得,漂亮女人都麻烦,不漂亮的我不喜欢!”
    这话怕不是没逛过几趟窑子的都说不出,字都没说错,就是前后顺序多多少少有点出入,可又觉得是这么说的。
    莱雅一愣,神情满是不解,莫名蹙眉,“啊?”
    他上前,大指力道不小的弹了下女孩的额头。
    “哎呦!”额头瞬间红了一块,她下意识用手去摩挲。
    男人又说话了,“蠢不蠢?小呆瓜。”语气一点没有挑逗调情的味儿,只有挑衅。
    原话小傻瓜,中间的字变了,总觉得是在嘲讽人,但他不觉得,他感觉这句好极了,比刚才那句多了那么点儿可爱,很配她。
    “阿耀!你怎么怪怪的?快进去吧,再跟这儿站着雨都停了。”说完莱雅顶着额头上的那块红印子就往过走。
    从这里的路边就可以看到萨迈孔卡寺的主楼,装饰着陶瓷彩晕的马赛克琉璃片,当太阳照在上面时,则会被此处的流光溢彩所吸引,红顶白墙勾嵌着金色边沿,平静而华丽,却是以描绘着地狱与来世愿景的存在。
    见黄衣僧人上前双手合十施礼,两人礼貌虔诚的还礼念了声阿赞,后者笑笑,见两人衣衫湿着,僧人语气和善,“外面这么大的雨,两位可以在此稍作休息,也可静心冥想,点灯祈愿。”
    “阿耀,我们也点灯祈愿吧!”莱雅转头,眼神溢出期冀。
    阿耀低眸瞧她,点头应声,“嗯,可以。”
    两枚蜡烛燃亮,却又在放入供台时熄灭,来来回回,即使移动到避风处也还是一样,莱雅有些心急,自语呢喃,“怎么会这样?”
    旁边的僧人语气平静,“或许这个祈愿是已经读过的了,便无法在祈愿第二次,也或许两位的祈愿相同重复,不如二位一同点燃一盏来试试。”
    两人相视读眸,随后白皙柔软的手被燥热的大手包于掌心,扶持拿起红香将蜡灯点燃,又虔诚的一同放入供台,火光很旺,在芸芸之中成为最炫目的那盏。
    天空像是故意作美,停了雨晴了空,走在不大的寺庙里,莱雅突然问,“阿耀,我听说如果相爱的人一同做够了功德,下辈子还能在一起,你说是真的吗?”
    男人低声笑笑,找了一处清净无人正对葱郁林子的石台坐下,“哪有什么下辈子,我甚至不信有天堂跟地狱,所谓转世,不过就是这辈子遗憾太多,骗自己说还有下辈子来偿的幌子,人能做的就是每分每秒都不留遗憾,任何事。”
    “那倒是,那些天上地下的事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说不定都是骗人的”,话音才落莱雅突然捂上了嘴,又悄悄的在他耳边说,“我的妈,坏了,你说我们刚才是不是太大声了?要是真被天上地下的那些听见了可就完蛋了!在这儿可不能乱说的,我们还是小点儿声,悄悄地说!”
    她声音极小,在男人耳畔细微窃语,偶尔呵出的气就洒在他颈侧,有些痒,心里也跟着挠得慌,那种不妙感觉又来了,原本岔开坐着的腿下意识瞬间并紧,身体都坐直了。
    “你怎么了?一惊一乍的,真害怕了?”莱雅语气疑惑,就觉得他今天哪里不对是的。
    “哦,没有!那悄悄地聊天,就声音小到他们听不见那种!”,阿耀涨红了脸,耳根子焯烫的明显。
    身边的女孩笑了,看他奇奇怪怪的到觉得有趣,时隔数秒她声音听起来认真了不少,“阿耀,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事实上你不是普通的保镖,或者说你根本不是保镖,对吧?而且,我也知道他是谁。”
    阿耀猝然回头,内心微微一沉,“你,知道?坤哥?”
    “嗯,之前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自从夏夏失踪我被抓去,我发现他身边的那些人根本不像是普通的保镖,他们看起来更训练有素,还有夏夏的小叔叔,我猛的想起了他是谁,他就是之前电视里红色通缉令上的男人,即使通缉令上的照片不清晰,可我知道他就是周寅坤,而你,一定也不是普通保镖那么简单。”莱雅把所有话都吐了出来,这些在心里已经憋很久了,但总要坦白,她想知道阿耀到底是谁,是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就算他是坏人,她也不信他会伤害自己。
    “你不怕吗?坤哥,或者我。”
    “怕,之后发现,好像也没那么可怕,我知道他对夏夏很上心,好笑的是还总是因为一些小事就会争吵,而且直觉告诉我,你不完全是坏人,因为不管发生什么你总是会挡在我前面。”
    那双又大又亮的眸子就那样看着他,他笑着说,“你胆子还真大。”
    “怎吗?怕了吧!”一个不大不小的力打在男人肩上,语气自足娇蛮。
    想了想她又问,“对了,那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你是泰国人吗?看你好像中文说得这么好。”
    “我们都是佣兵出身,我现在的话,跟武装队做指挥官。我——可能是泰国人吧,只是武装队里很多人都会中文,时间久了也就会了。”
    听见指挥官叁个字,男人在莱雅心里又加一分,控制不住的唇角上扬,不过有句话她没明白,“什么叫可能是泰国人?”
    随意搭在身前的手,拇指不自觉的搅动,面色安然,他开口,“弃婴,被坤哥妈捡了条命回来,没名没姓就跟了她姓何,四岁进了武装队,长大后做过几年雇佣兵,我是不是跟你想的不太一样?我有时候自己都想不通自己是谁。”
    “嗯——!太不一样了,我的妈,我现在觉得更酷了”,女孩边摇头边赞口不绝,反正就是哪里都很满意,“不过,不管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可我知道你是谁啊,你是何文耀,佣兵出身,是武装队的指挥官,就够了。”
    身边坐着的人,内心躁动的厉害,感觉她真会说话,每句都说到心坎儿里,干燥的大掌摩擦了几下后颈,憋不住的傻笑,“其实我也就那样。”
    “那得看跟谁比,你要跟夏她小叔叔比,就是极品中的极品,看他阴晴不定的那个样我就难受,亏的你能跟他身边那么多年,要我,宁愿去乡下种地。”
    “其实坤哥他也——”,手机铃响打断了阿耀的话,他迅速接起来,“坤哥——有事吗?我们马上就回去了”。
    电话那边依旧懒洋洋的声音,“先别回来,晚点儿把那群人给我带过来,要没气儿的热乎的,亚罗跟卡尔会配合你,自行联络。”说完就挂了,明显是一个字都懒得说。
    “看吧,说曹操曹操到”,她不用想都知道又是夏的小叔叔出了幺蛾子,即无奈又无语,约个会也不安生。
    “莱雅,一会儿要执行任务,不然先把你送回去吧。”
    听见执行任务她两眼都亮了,“不用不用,那多麻烦,我跟着你就完了呗,我肯定老老实实的。”
    按理说有亚罗和卡尔,再加上他自己,这种组合基本不会有问题,如果危险系数真的很高,坤哥就不会说的那么轻轻松松了,“行吧”。
    *
    晚上八点半,不处闹市区的无人街道正上演一场追击火迸。
    黑色劳斯莱斯侧身被撞出凹陷,银色切诺基咬得很紧,驾驶位是亚罗,而后座卡尔兴致极佳,组装着手里的MTs-116M狙击步枪,此枪拥有大口径和极为良好的消音装置,避免在夜晚暴躁的枪声及火光引民。
    他没想到做任务还有女人作陪,“小妹妹,据我所知,阿耀好像不喜欢女人哦,他不适合你,不如考虑考虑跟我玩儿。”
    莱雅不想跟他说话,头发红的,上来就喊妹妹,油嘴滑舌的,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啊!——我的妈呀!”
    她正琢磨着,后方银色切诺基猛的撞向车尾,惯性将莱雅整个人都贴在了驾驶位的背面,一时都找不到方向,只能听见枪弹打在防弹玻璃上的闷响,感觉到摇摆不定的车身。
    红发男人斜起一边嘴角,看似更兴奋了,“好了妹妹,哥哥这就给你出气,打穿他的蛋蛋”,纤长的大手拉开贴在驾驶位背后完全失去重心的人,按在座位下的间隙蹲着,此时无数科子弹打在防弹玻璃上,待枪声停下,他趁对方上膛的几秒,从左侧窗子向后探出黑洞洞的枪口迅速扣动扳机,后车闪躲及时只擦中了车身,蹭出不小的火星。
    “别慌,我就试试手感,现在手感来了”。
    亚罗只觉得他话太多,一句一句闹心的慌,他看了眼后视镜,镜子里,卡尔再次探出,嘭嘭两声,正中后车驾驶位人的眉心,“这才是我真正的水准,小妹妹。”
    莱雅哪顾得上准不准,她都不分东南西北了,嘴里还阿谀奉承着,“棒,棒,简直就是打哪指哪。”
    “那叫指哪打哪!啧——”
    纠正完她的错误,卡尔回头看,此刻后车车身晃的厉害,副驾驶的人立刻把紧方向盘,后座两名人员一并探身开枪射击,形成剧烈的枪响和火光,如果再拖下去难免引来当地警察,必然是要速战速决。
    此时传来摩托的轰鸣,阿耀驾驶银黑相间的彪悍川崎趴赛从后方上来,单手持UP5冲锋枪朝银色切诺基车内探出身的两名人员射击,瞬间血喷溅而出,其中一人被击中后颈当场毙命,身体就挂在车窗处,另一人被击背部,枪脱手滑落,摩托上的花臂男人就此狠踩油门,从侧面贴紧银色切诺基,随后将抢背在身后松开摩托手把,下一秒切诺基车身故意撞向银黑色摩托,就在摩托侧摔出去的瞬间,阿耀动作迅速,双手扒在车窗上沿猛的跳进车内,背部中枪的人捶死挣扎扭打在一起。
    通讯耳麦里传来卡尔的声音,“阿耀,快打死后座那个,我要清盘了!”
    “就现在!”
    男人话毕,卡尔早已探出身,一枪爆头副驾驶位艰难控制方向盘的人,后座的那名早已满脸是血奄奄一息,阿耀一刻不耽误,纵身跃向驾驶位保持车身方向。
    *
    另一边,周寅坤带着周夏夏来了哈林海滩。
    晚上九点正是当下满月派对狂欢的开始,沙滩上多组强劲的音响系统,放着暴躁的摇滚乐,两旁一排排商贩售卖着用沙滩桶承装的各色酒水,上万人在这里享受音乐和酒精带来的快感,当然,为了确保派对安全,泰国警察、移民官员以及当地官员都被部署到此。
    一身休闲服的男人迎面走上前,声音沉静,“周先生好久不见”,此人就是泰国卫生部部长莱斯,目前呼声最高的副总理候选人,且一直极力支持大麻合法化,在提案被否决了两次后,仍没有放弃的意思。
    周寅坤自然不觉得奇怪,语气悠然,“这是什么风把卫生署署长都被吹来了?只听说这里有当地政府的警察巡逻,没想到阵仗这么大呢。”
    中年男人看向周寅坤身边的夏夏,他其实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两人看着像情侣,又不像,这女孩看起来也就高中,“这位是?”
    “我侄女,带出来玩儿的。”他神色未变,一语带过。
    总觉得哪里不对,莱斯又睨上了夏夏的肚子,那是种打量的眼神,从刚才就觉得哪里不对,女孩的手一直覆在自己的肚子上,即使宽松的裙子还是能看出有些隆起的轮廓。
    见他看她,夏夏立刻把手放下,往周寅坤身后错了小半步,抬眸看了眼前明显毫无善意的中年男人,“叔叔好。”
    后者礼貌一笑,“你好”
    说完又看向周寅坤,“没想到周先生对侄女还真是上心”。
    “我看莱斯先生可比我上心,眼睛都挪不开,怎么?难不成一把年纪了好这口儿了?”
    莱斯轻哼了声,“看来是我冒犯了,不介意的话我们去那边坐坐。”
    “别,太吵,有话这儿说”,那边震耳欲聋的音乐就算他不介意,身边还有个孕妇呢,满是毒虫的脏地儿看着就烦。
    “大选在即,坎帕纳显然就是下一任人选,到时候怕是周先生也不好过,所以我们之前说的…?”莱斯直接开门见山。
    “我这不给莱斯先生带了礼物吗,包你喜欢。”周寅坤说着指了指不远处驶来的两辆车。
    车灯晃眼,莱斯不自觉眯了下,而后车子驶停于面前,阿耀从银色帕杰罗上下来,车窗开着,海风混着血腥,能看见里面斜歪着几个浑身是血的外籍人士。
    “热乎的,新鲜着呢,还刚好就是美国中情局送来的佣兵大礼,你猜猜明天新闻会怎么写。”周寅坤轻蔑一笑,不忘将夏夏遮于身后,免得看见这血腥场面。
    接着督了眼阿耀,“把夏夏跟莱雅带去那边玩儿”。
    阿耀闻声立动将夏夏和劳斯莱斯车内的莱雅一并带走。
    见人走远,周寅坤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双手揣兜随随便便往散着血腥味的银色切诺基车身一靠,满不在乎的像莱斯昂首,“继续”。
    眼前的年轻人显然不把他卫生部部长放在眼里,“借花献佛?好局,不知周先生是想把我当成棋子还是下棋的人呢?”
    莱斯当然明白,此前坎帕纳宣称上任后会与美国中情局合作极力打击毒品犯罪和恐怖势力,所有人都知道坎帕纳与他是对立方,甚至莱斯的选票与坎帕纳将成为劲敌,如果制造些新闻,比如坎帕纳联合美国中情局刺杀总理候选人会怎么样呢,结果显而易见。可这也会成为周寅坤往后拿捏他的把柄。
    “有所谓吗?你有别的选择吗?坎帕纳是内定你不会不知道,当棋子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拒绝我的厚礼,机会就是0。”
    莱斯眸色微变,显然周寅坤的胃口比他想的要大,“你要干政?”
    “我可没说,我一泰兰德的良好公民,你可别给乱加罪,担不起。”男人若无其事,懒洋洋的双手抱胸,手指一下下的轻点着手臂。
    莱斯嗤笑一声,“你大可以杀了他,现在就有点多此一举了吧。”
    “哦?你在指使我去杀人吗?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这怎么可能呢?反正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
    见他说完将要抽完的烟头丢在地上,还伸了个懒腰,转身就要走,莱斯紧着叫住,“等等,那么,合作愉快。”
    周寅坤不屑一笑,步子停都没停,“愉快——我说的是今晚的派对。”
    (作者说:”莱雅跟阿耀后期情节不会很多,坤夏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