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谨移动目光至男人冲出来的房间。
    一共35个房间,有12个房间没有人出来,剩下出来的人,或迷茫惊惧、或警惕慎重、或崩溃痛哭除了第二类人,其他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血迹或者水渍。
    但只有跳楼男人,崩溃到失去理智,毫不犹豫选择跳楼。
    他是唯一一个例外。
    白谨思索间,人群开始慢慢聚集,但基本上都绕开了坠楼点。
    姐,您能带我吗?事后给您这个数。一头黄毛从后面钻到白谨身前,我一看您临危不惧的样子,就知道您肯定是个大佬。
    白谨沉默看着他。
    她出来的时候首先扫了一遍整个环境,确定没有一台精神自测机,这个发现基本上断绝了白谨最后期盼还在自己世界的幻想。
    不过她很快收拾了心情,将重点放在当下,仔细观察了建筑跟人群。
    建筑主要观察并记下安全通道。
    而人群,白谨的第一感觉就是:他们在此之前一定非常安逸,现在的情况必然是不常见的突发状况。
    像她那个世界,雾污染是常识,为了避免失控,五六岁的孩子都知道要控制情绪,更清楚在遇到失控者应该如何保护自己。
    而这里大部分人的情绪都是没有任何自我控制的,他们放肆宣泄所有的恐惧跟迷茫。
    这说明他们根本不知道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更别说应对措施。
    矛盾的是,这里还有一部分人看起来是有经验的,比如眼前这个黄毛就是。
    黄毛从她隔壁房间出来之后,上蹿下跳已经结交了好几位大佬,且每次说辞都一样。
    在男人跳楼的时候,黄毛也惊诧了瞬间,但是很快就调整了情绪。
    白谨思索打量黄毛,视线总是忍不住往他头上看,说实话她起码有十年没见过这种发色了。
    黄毛被盯得有些发毛,不由摸了摸脑袋,无限流里不都有个黄毛的炮灰吗?我上次通关后,就赶时髦跟着染了。
    是不是亮眼又亲切?
    每个字白谨都能听懂,合在一起她不太明白,你喜欢当炮灰?
    怎么可能!黄毛坚定反驳,我脑子不太好使,这个方便大佬快速认清我的本质。不过姐放心,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听劝,大佬让干啥干啥!
    你把你的情况,事无巨细告诉我。白谨意识到黄毛是个活泼话多,而且喜欢被领导的人,直接开始发问。
    黄毛果然很高兴,姐你还是第一个愿意带我的人。
    白谨瞥了一眼他全身的装扮,皮夹克牛仔裤一头黄毛,开口就是给你这个数。
    正常人都不会搭理。
    我自从上次进副本,就深刻明白及时行乐的重要性,今天我本来准备挑战一个人吃火锅,谁知道刚进火锅店就到这了。
    黄毛凑到白谨身前,果真很听话,事无巨细开始讲述:
    醒来之后,我发现门出不去,然后我就听到卫生间有动静,不过根据我上一次的经验,不该有的好奇心不要有,所以我哪都没去,就守在门前。
    然后门就开了。
    白谨点了一下头,翻一下你身上,看有没有多出什么东西。说着往黄毛房间走去。
    黄毛的话有两个值得关注的信息点:
    一个是他们是被突然拉进这个空间的,所以海洋馆入场券很可能是这个空间所有物。
    另外一个就是黄毛没有提漏水,或许他没发现,或许每个房间的情况不同。
    黄毛跟在白谨身后,往口袋里摸,不愧是大佬,您不说我都忘了,上次副本有个大佬说,副本里会有指向我们身份的东西这是入场券吗?
    白谨回头扫了一眼,跟她身上的两张没有任何区别。
    这次是游客?黄毛猜测。
    白谨没有回答,人已经进了浴室。
    房间的布置、家具都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这个房间天花板没有漏水。
    白谨拉开浴室帘子,帘子后是同款的浴缸。
    浴缸里面既没有水也没有人,只不过从缸身残留的水珠来看,开门之前浴缸里起码是有水的。
    姐,有什么发现吗?
    黄毛扒着房门,探头探脑的。
    你分别在什么时间听到了卫生间的动静?白谨说着拆开个一次性梳子插在头发上。
    我醒来后基本上隔一会儿就能听到,像是噗咕噜这种声音,啊!黄毛猛地叫了一声,开门的时候好像也有声音,一串串的。
    从这点看,其实跟白谨房间的情况相同,甚至白谨知道的更多一些:在开门的时候,浴缸里的人就消失了。
    当时白谨是刮了后颈被污染的地方后,才去浴室查看的,那个时候室友已经不见了。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并不是碾碎人的皮肉骨头从浴缸的排水口冲下去的。因为浴缸内没有相应的残渣残留。
    但白谨也没有在浴缸找到什么机关,就好像人裹着水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里同样没有额外信息,白谨离开卫生间,你醒来的时候睡在哪边?
    <a href="https:///zuozhe/pgs.html" title="啾桓桓" target="_blank">啾桓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