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与上楼都是必然会导致变异这可以视为这项活动的致死截点。
    说回活动本身:人鱼喂食。
    白谨怀疑,无论是吃人还是上楼,都是人鱼喂食。
    他们一开始认为,是游客喂食人鱼,但是现在白谨有了新的想法,这个活动也可以理解为:
    人鱼喂食游客。
    死去的变异者是食物,变异者是被喂食对象,而二楼的生物,则是喂食者。
    第13章 蓝色海洋馆(13)
    三人做好了决定,李与唐跟王涛选择不听原因,冯微选择知道原因。
    看着三人因做出不同决定而惶恐不安的样子,白谨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平静道,接下来要应对的是八点的人鱼表演。
    在这期间,你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不要被污染。白谨,你们可以去了。
    李与唐闻言有点后悔,但是王涛很利索站起来。
    王涛,我去楼下帮忙,如果有线索就上来告诉你。
    白谨点头。
    一楼那些玩家虽然还活着,但是失血太多,有以个老玩家带领其他因为精神污染萎靡的新玩家在帮忙简单止血,以及看守。
    李与唐犹豫很久,道,那我去韩叔那。
    两人离开之后,白谨跟冯微面对面坐在茶几两边。
    白谨没开口,冯微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盯着白谨,试图找一些自己的价值。
    冯微犹豫片刻,问道:我刚刚想了一下,第一个项目是人鱼喂食,但是有吃这个动作的,不是变异的人?
    是的。白谨点头,我认为既然给出活动项目,就说明海洋馆在这个时间段一定有这项活动。
    从当时的情况看,人鱼在二楼,二楼不可直视,但又有精神污染引诱人们去二楼。
    我认为这个指向:被引诱的玩家到了二楼后,在喂食活动里会扮演一个角色。
    是食物?冯微嘴唇发白,声音有些颤抖,有三个角色:食物,游客,人鱼。
    不,白谨道,我认为这个活动有四个角色:食物、喂食者、被喂食者、观赏者。
    冯微反应过来,白谨将游客跟喂食者分开了,而且她没有使用人鱼跟游客的概念。
    白谨微微眯着眼睛,一边在脑子里将复盘过的信息,再次整理总结,一边对冯微道:
    一楼那些吃人的环节,是完美符合这项活动的:
    食物是死去的变异者,吃人的是没有完全变异的玩家,喂食的应该是精神污染来源,或者是导致死去变异者完全变异的源头。
    观赏者可以是二楼的东西,也可以是其他没有被污染的人。
    白谨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她从挎包里掏出那张入场券,你有这个吗?
    冯微微愣,低头在口袋翻找,有,我醒来后翻了自己身上,有这个。
    我当时还以为是什么宣传单,后来听人说是海洋馆入场券,她掏出入场券,哪有入场券上没有时间地点的。
    是啊,哪有入场券没有时间地点的?白谨喃喃自语,宣传单也不会没有时间地点。
    28号房间,是李奇最后呆着的房间,白谨过来的时候,原陶他们已经离开了。
    白谨指挥冯微把新信息告诉原陶,并且找他们,尽可能统计一下所有玩家拥有入场券的情况。
    人走了之后,白谨才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同款的布置,床上天花板有漏水,滴答滴答落在床单上,那片被污水浸透的床单有人坐过的皱印。
    李奇当时带了四个人,四人里有一个装作新人,在门口看着另外两个新人。
    也就是说,有段时间房间里只有李奇跟一个新人,李奇不可能会忽视污水污染。
    他在引导那个新人坐那?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单纯恶人?
    不,当时距活动时间很近,他又不像是不怕死只顾杀戮的疯子,他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目的。
    白谨沉默站在原地。
    如果我是他,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谨思索片刻,脑袋里全是正义的铁拳,很难真正去换位思考,于是她换了个思路。
    假设这是个解密游戏,同伴都是npc,我在明知道、见过污染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浪费一个npc的名额,送他去死?
    我想知道什么?
    什么信息需要让一个人被污染才能得到?
    白谨目光忽地定在地上的水印上,恍然大悟,通道!
    玩家都知道变异者在房间消失,可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海洋馆目前有两层楼,一层是空荡的大厅,二楼是三十五个房间,墙壁外链接水箱,没有任何出入口。
    从水箱看,二楼上一定还有楼层,暂且不说楼上会不会有出口,目前没有找到除了水箱内部游上去之外的,前往楼上的通道。
    李奇知道室友变异后消失在房间,随后出现在水箱里。他找不到通道,所以他让新玩家变异,让变异的玩家充当领路人。
    <a href="https:///zuozhe/pgs.html" title="啾桓桓" target="_blank">啾桓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