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这个时候,她发觉隔壁房间砸的动静变成□□碰撞的声音。
    白谨:不会吧?
    她将新鱼头扔浴缸里,提着长枪去了隔壁房间,里面果然打了起来,白谨偷袭原陶,直接把原陶扔浴缸里。
    原陶在浴缸里清醒的时候,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接住白谨扔进来的冯微,把挣扎的冯微按住。
    应该是鱼人死的时候,会加强污染,白谨道,你们去远一点,不要靠近。
    行,原陶松开清醒的冯微,从浴缸出去,你去吧,这里交给我,这边也完成了,待会儿我带他们去远点的房间。
    白谨点头,顺脚把朝她过来的李与唐踹进浴缸里,转身离开房间。
    回到原来房间,看到水顺着管子流到一楼,水砸在冒头的鱼人上,鱼人血条立刻清了一半。
    白谨坐在地上,长枪叉进鱼头里,眼看血条清空,就移开鱼头,等血条恢复,再移回鱼头让它淋水。
    鱼头五官钻出丝线,白谨就用水冲鱼头最后脸上出现了让我死的类人表情。
    白谨冷酷无情,来来回回没让它血条清空,一直到原陶传话说右边七个房间全都完成,白谨才给了鱼头个痛快。
    白谨沿着几个房间,全都将水放出去通向一楼,直到三十五个房间全都往下通水,白谨一个人就干掉不止35个鱼人跟变异玩家。
    在水漫过鱼缸二楼的时候,白谨眼前一白,失去了意识。
    【副本x-15632代号《鱼缸》崩溃,检测数据开始上传,玩家信息开始上传,副本信息开始上传】
    【35%85%99%】
    【警告,有拦截非法拦截警告数据被篡改警告信息流失警告玩家】
    【经检测副本x-15632,怪物污染正常消散,副本消失,无异常。】
    【报告已上传。】
    【检测系统主宰147,竭诚为您服务。】
    *
    白谨是在一个狭窄逼仄又破旧的小房间醒来的,身上穿着那件根本不能再看的碎花裙,不过所有的伤口,包括她舌尖自己咬下的伤口全都愈合了。
    白谨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把房间收拾了一遍,又洗了澡换了身衣服。
    现在坐在房间唯一的木桌前,借着窗外的朦胧月光,等待房间里唯一的高级电器旧手机开机。
    借着这个时间,她在查看整理其他找出来的信息。
    这具身体也叫白谨,是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父母前几年出了意外留下大量赔偿金。
    从白谨的日记里发现这个岛屿名为昌盛岛,有严格的阶级分化,白谨这个阶级,除非在大公司里有稳定工作,否则不具备购买房屋的权限。
    或者她也可以缴纳大量的身份税,提高自己的阶级等级。除了这两个办法之外,她只能租房子,或者去贫民窟买房。
    白谨现在的房子是租房,她最近的笔记上全是一些公司的资料,看起来是准备找个工作。
    白谨是坐在椅子上醒过来的,根据他们所说的玩家进入副本的条件,她怀疑原来的白谨大概率是猝死。
    因为她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
    说到副本,白谨不由看向桌上放着的三个兵器:匕首、砍刀、伸缩长枪。
    它们都被她带了出来。
    她猜测副本大概率只能带进去冷兵器,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有电、手机,不可能没有□□,就算□□被限制,类似于童眠那个阶级也一定有办法拿到手。
    他没有,只能说明带不进去。
    白谨用新本子将点记下来,也是在模仿原来白谨的字迹,大概十分钟后,手机终于开机了。
    白谨点开发现没有密码,来不及高兴,刚点开新信息,就卡住了。
    白谨:
    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又是想念末世的一天!
    好不容易点开了手机信息,发现是个大学群消息,提醒大家海昌盛今天招聘。
    白谨恍然,那个白裙风衣大概就是原主为了招聘准备的,她衣柜里的衣服更多的是廉价的、偏向休闲类的。
    除了这个群之外,原主只有固定通知交话费的信息,联系人也只有老师,同学只有班长。
    外表孤僻、柔弱还有钱。
    内在又坚韧、爱生活。
    这个房间虽然破旧,但其实原主收拾很干净整洁,只是白谨需要找信息,也是为了熟悉新环境,所以花了时间重新收拾搜查。
    没有其他个人信息,白谨开始搜查论坛,结果发现没有网。
    白谨冲了钱,手机又卡了。
    又要开始等它恢复,在这时候白谨感觉到饥饿,房间她都搜查了一遍,这里根本没有厨房。
    <a href="https:///zuozhe/pgs.html" title="啾桓桓" target="_blank">啾桓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