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谨上车前就看过公交车的路线,这里是147区,整个区域只有同款的小区,没有其他建筑,像这种区足足有上百个。
    我去96市。
    双数为市区,市区里又分住宅区、商业区、工业区。
    白谨要去图书馆,96市区是最近的。
    将近两个小时,白谨到了96市区。
    市区建筑高耸入云,半空有空中轨道,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充斥在每一寸空气里,街道上人来人往。
    十五分钟前,白谨还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行驶,两边挤挨着住户楼房,却安静到仿若墓地,每一个房间都是一块寂静的墓碑。
    不过是十五分钟,穿过一条渐渐宽敞的道路,通过一道安检大门,就来到了热闹繁华的人间。
    白谨钻进两栋大厦中间夹道,回想从路人嘴里套出来路线,走到尽头,视野昏暗空气里散发着不可言喻的恶臭。
    来往的人步履匆匆,神情疲惫麻木,路边几个小店门前的牌子闪着刺眼的光。
    白谨混入人群中,吸引了几道目光,她恍若不觉地按照路线继续往前走,就在走到门窗紧闭路人稀少的地方时,四五个人影突然从她身后窜到前面。
    把值钱的都交出来!
    白谨扫了一眼他们手里的刀,刀刃锈红钝卷,再看拿刀的人,男女混杂,年龄看起来都不大,但各个凶狠暴戾。
    很像是末世里,被污染后失控阶段初期的人群。
    白谨从后腰掏出砍刀,给个方便?
    几人看着她的刀,下意识后退一步,其中躲在最后,拿着型号最小的刀的人扭头就跑,他这么一跑又跟着跑了两个,最后只剩下一男一女还在原地。
    这对男女二话不说冲上来,白谨一眼就看出他们没有经过系统训练,大概是打架打出来的野招式。
    三两下夺过刀,卸了他们的胳膊。
    我想请问一下,哪里收二手手机?白谨客气道。
    两人闭嘴不吭声,反倒是白谨身后有微弱的声音传过来,我知道在哪里,你能不能放过他们,我们从来都不伤人,也不会全抢的。
    是最先跑了的那个。
    滚回去!
    一直不吭声的女人呵斥道。
    你带我去,他们在这里可以吧?白谨转身看向那人,身材矮小瘦弱,瘦脱相的脸上两个眼眶大的惊人,像个未成年。
    可以的,可以的。
    小孩恐惧又惊喜。
    白谨没管身后一男一女的辱骂呵斥,拎着小孩去找收手机的地方。
    她费点时间也能找到,但是之后她还要去图书馆,而且在这个世界,白谨觉得还是要赶在天黑之前回去才行。
    小孩叫剩菜,父母死了之后被那对男女捡到养大的。
    剩菜胆子很小,在白谨身边就没有把脖子伸出来过,不过话说得很清楚,人也很简单。
    这里有地方吃饭吗?
    白谨饿了快一天了。
    但她没想到话刚说完,剩菜整个人惊恐到发抖,声音里带着哭腔,姐,姐,我,我不吃海底肉的。
    白谨心里疑惑,面色却没有任何变化,我问能吃的店。
    剩菜松了口气,我知道我知道。他说了地点,又怯怯看着白谨,似乎想说什么,欲言又止的。
    白谨不太会跟这种性格的孩子相处,但是她非常清楚,对待一个情绪稳定的人,她要做得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保持稳定情绪。
    没多久,剩菜就忍不住小声问,姐姐,你吃过营养液吗?
    你没吃过?白谨问。
    元姐说营养液不好,不让我喝。剩菜嘟嘟囔囔,但是营养液很便宜,饭菜太贵了,而且我看大家都吃营养液。
    白谨并不清楚这些东西,但是她能看出剩菜被保护很好,他的家长既然给了他一个保护圈,就说明他们认为他在这个圈里才是安全的。
    听你元姐的话。白谨道。
    剩菜整个人垂丧下去。
    他的心思实在是太好猜了,他并不是贪嘴想吃家长不允许的东西,只是因为营养液便宜充饥,想给他们减轻负担。
    你帮我带路,回头我会给你报酬。白谨出来带了一些原主的现金存款。
    真的吗?
    剩菜一下就放松了,叽叽喳喳说哪里饭菜好吃,说二手店老板的小话。
    白谨从二手店老板那换了个全新的没有任何额外设备的手机出来,就看到剩菜双眼放光看着他。
    因为那位老板想店大欺客,被白谨收拾了一顿,不仅拿到想要的手机,还得到一张二手卡,以及一张虚假的身份信息证明。
    <a href="https:///zuozhe/pgs.html" title="啾桓桓" target="_blank">啾桓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