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一种防止玩家互相沟通的行为,白谨,但这种阻碍又并不严格。
    她猜测因为这个副本时间短,需要阻止玩家沟通,但这个阻止并没有那么需要。
    房间里会遇到什么?
    她思考很久,都没能回忆起来自己在房间里失去意识的时候经历过什么,才会出现暴汗的情况。
    房间本身或许狭小,基本不会有过大的运动,她反复猜测又推翻,最后有一个推测,梦境。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背刺我?11号问,我知道你厉害,但是我可以拉着你一起死。
    一把刀擦着11号的侧脸,钉在他耳后的墙壁上,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侧脸划痕流下血珠。
    11号后怕摸上侧脸,惊悚看着白谨,几乎想问一句:你疯了吗!
    不要挑战我的耐性。白谨。
    你不会真的是疯子吧?
    他后半句没敢说出来,因为对方实在太冷淡,冷淡到好像她抬手杀他跟杀一条鱼没什么区别。
    这是本性吧?
    跟怪物污染没关系吧?
    我说,你冷静!
    眼看白谨抬眸,他举着双手就要坦白,这时候房间的光突然暗下。
    在昏迷前,白谨提醒11号,离开房间之前,还有时间。
    11号忍不住想大骂疯子,意识却渐渐消散。
    白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沙漠里,脚底沙子隔着鞋子都烫到脚,她没站一会儿脸上汗水就能洗脸了。
    周围除了沙子还是沙子,白谨看了一会儿就感觉头晕目眩,看东西带着光晕。
    她现在知道在第一轮的夜晚里发生了什么,在这种地方呆这么久,怪不得会暴汗。
    白谨没有在沙漠生存的经验,知道沙漠还是在文化历史课上的地理介绍里,现在趋于生存的本能,白谨不断往前走。
    她尽可能用外套包裹住身体,不让皮肤裸/露在外,往前寻找遮阴处,或者能够让找到她搭建临时庇护所的地方。
    身上的水份不断流失,温度仿佛在不断提升,白谨抿着唇往前走。
    不知道过去多久,白谨忽地停下脚步,握住滚烫的刀柄,做出攻击姿态。
    她听到了惨叫。
    正前方的水平线上,先是出现一道横长黑影,慢慢的,随着距离拉近,视野里的黑影越来越大,完整的形状浮现在白谨面前。
    那是个巨型的阴影,阴影里隔开数十层,有道白色的人形,在隔间上不断逃窜,尖叫声就是从对方嘴里传出来的。
    声音凄厉,令人胆颤。
    白谨不退反进,径直冲向阴影。
    分不清到底沙漠难熬还是阴影危险,但是那道人形既然还能惨叫,就说明他精力充沛。
    快被烤成人干的,吐出一个气音都没精力的白谨,非常羡慕。
    双向奔赴就是快,不过三秒的时间,白谨就进入阴影之下,浑身舒畅!
    头顶惨叫越来越微弱,阴影停在白谨头顶没有再往前继续移动。
    白谨避开了阳光直接照射,有精力去仔细听那道声音,就发现声音非常耳熟,来不及再细想,头顶阴影倏地张开黑洞般巨口,顷刻间将其吞噬。
    第24章 我有病(4)
    红色人影在灰暗色的阴影中穿梭, 阴影里时不时射/出墨色的粘稠的仿佛深海中的幽暗触手,红色人影左右躲闪,避开这些触手。
    在人影即将冲上第二层的时候,从第二层隔层上伸出一根细长触手, 朝着人影头顶卷来, 人影后仰着腰腹,身侧墙壁又一根触手出现了, 人影横着刀压身砍下去。
    触手瞬间消散无影, 第二层的触手到了眼前,红色人影也就是白谨这才发现触手顶端长了无数嘴巴, 一个挨着一个,张开的嘴巴还留着灰暗的口水, 口水流进阴影消失不见。
    白谨一手抵在大张的嘴巴上,另外一只手拔出另外一把刀将其拦腰截断。
    触手瞬间消散,白谨手臂被口水滴溅到的地方血肉瞬间见骨。
    白谨换了把干净的刀剔除伤口周边的血肉, 剔除掉的血肉掉进阴影当中被触手卷入吞咽。
    白谨匆匆包扎伤口, 抬头往上看。
    被阴影吞噬之后, 白谨就成为一道人影,她伸出手臂看到的是仿佛雾气形成的红色手臂, 在阴影里受伤后会露出里面的组织血肉以及骨骼。
    每一次受伤都会让白谨失去一部分情绪,她不是平和了,而是好像被这些触手吃掉了那些情绪。
    白谨不知道第一轮她是否已经经历过一次这种事情,但是她可以肯定第一轮醒来后,她身体上没有任何伤。
    但她当时的确有清凉平和的感觉。
    想到这里,白谨抬头看向更高层, 要想知道更多,就要继续往上走, 去找发声的11号。
    到了第二层,触手出现的频率更加频繁,触手的颜色也从墨色单色变为有幽绿暗纹的颜色,诡异粘稠,令人毛骨悚然。
    <a href="https:///zuozhe/pgs.html" title="啾桓桓" target="_blank">啾桓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