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谨摸着寸头,垂着眉眼道。
    服务人员恍然大悟,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具体我也不知道,就是听说,听说咱们船上闹鬼!
    白谨的惊讶完全出自于真心。
    她设想了很多可能,比如夜晚海底有生物爬上船之类的,唯独没想过闹鬼这种可能。
    你是不是不相信?服务员道,我一开始的时候也不相信,但是你知道吧,晚上在船上就会听到古怪的声音,像是哭声或者尖叫。
    上头的人说是风吹海浪的声音,但是一个人可能听错,这么多人都能听错吗?服务员后怕道,而且船上后来规定不让晚上出门了,要是什么事情都没有,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
    大概是海上有冤魂,在晚上的时候会出来作祟吧,服务员越说越多,不过船上研究出来的那个药剂应该挺有用的,只玩自己不出门,一般就没什么事情。
    白谨作出长见识的表情,最后奇怪,既然有危险,为什么还要航行,还有游客呢?
    服务员作出高深莫测的表情,还能为什么?当然是挣钱啊,你上船花了多少钱,你不知道吗?
    一定不是这个原因,或者不仅仅是这样。
    白谨心理反驳,你是说,我们游客花钱找刺激?
    啊?服务人员诧异,你们是为了治病啊。
    第38章 环岛之旅(10)
    治病?
    白谨惊讶后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游客再怎么傻也不可能斥巨资上船找死, 他们一定有不得不上船的目的。
    从白谨上船所有的工作人员强调的内容,除了旅途愉快就是健康。
    客房电话一号是给医务中心,游客每天八点沉睡没有人觉得不对劲。
    船就这么大,人体实验也不是什么小事, 游客不可能一无所知, 他们视而不见的唯一可能只能是有利可图。
    问题在于,为什么游客并没有治病的行为?
    他们就像是普通的来游玩的游客, 既没有忌口, 也没有去医务中心检查,更没有护士随时过来检查。
    思绪万千, 白谨脸上却没有什么变化,她也不能露出任何异色, 因为她自己就是游客本应该是知情者的游客。
    你不知道吗?
    服务员狐疑看向白谨,手放在报警器上。
    白谨没有回答,从包里掏出船票, 还有问题吗?
    服务员讪笑两下, 将餐点递送过去, 恢复热情道,祝您旅途愉快。
    白谨提着打包的饭食回到房间, 将饭菜依次摆放在桌子上,而后坐在饭桌前,看着眼前的饭菜,放任自己陷入神游。
    游客的目的是治病,肯定不是什么小病,大概率是岸上医院无法治愈的绝症。
    这群游客是能够自由登船游玩的上层人, 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资源都是为他们倾斜的。
    他们冒险来船上治病,一定是岸上无法提供相应的服务。
    为什么岸上不能提供, 而到了游船上就可以提供了?
    只能是因为岸上不好操作,而不是岸上没有资源,这就说明这个项目在岸上也是违规违法的,所以他们不得不选择更危险的海上。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现实里一直强调不能吃海底肉,船上却供应海鲜,原本白谨认为是因为副本独立于现实,于现实有所差异。
    但她忽然想起来,李与唐在海洋馆副本曾经说过关于现实海洋馆里的内容:
    里面讲解什么海洋生物能吃,什么海洋生物不能吃,什么海洋生物在外发现需要上报
    这说明在现实里,不是所有的海洋生物都不能吃。
    白谨屈指不紧不慢敲击着膝盖,在某个瞬间,她的动作忽然变得涩滞,这个过程很快,甚至没有超过两秒,屈起的手指就再次落在膝盖上。
    但这就足够让白谨警惕起来了,她放任自己陷入沉思,又做规律性动作。就是为了让影响她行为的东西,不受她阻碍的影响她,而她被影响的同时又能第一时间察觉到自身行为受到了影响。
    就像是之前,她被影响主动夹起食物往嘴里放。
    白谨的视线落在眼前饭菜上,一荤一素一汤一米一面还有一道小菜,饭菜卖相很好,打包也很精致,从打包盒取出来跟在餐厅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但这不是白谨想要的,她的肢体已经被影响,眼前的食物却没有任何变化。
    白谨特意买饭回来,就是想要知道第二天的饭菜跟第一天的饭菜有没有区别。
    到现在都没有变化,白谨拿起筷子,夹起土豆块,在靠近鼻翼的时候,她闻到了淡淡的臭味。
    <a href="https:///zuozhe/pgs.html" title="啾桓桓" target="_blank">啾桓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