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这样的话,联系这个副本的特殊性,白谨可以推测出白脸的身份
    要么是时间混乱的产物,存留在现在的时间,要么是某个变异人的形态。
    是否要赌一把?
    因为这次食材问题,她几乎看到了所有的游客,以及大半的工作人员。
    如果能看清楚白脸的面孔,就可以知道它的身份,知道了身份,就能进一步探查出它这样形态的原因以及能力。
    很快,白谨不需要再做选择了,因为她没得选,她缓缓停下脚步,用手电照射四面,心沉了下去。
    无数张白雾雾的脸从黑暗里漂晃而来,从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将白谨当肉馅一样包在中间。
    忽然,她感觉脖颈疼痛无比,转头却看到最初那张白脸咬住她的脖子上的肉。
    没有血液流出,皮肉也没有任何伤口,甚至感受不到白脸在咬她,但是疼痛却是实打实的!
    已经知道无法接触,白谨没有去推搡,她移开脖颈,尝试是否能够通过移开身体脱离撕咬。
    成功了,但其他的脸瞬间扑上来,白谨整个人都被这些脸吞噬了,从远处只能看到一个人形的白光。
    处于白光中央的白谨忍受着身体每片肌肤被撕咬带来的剧痛,伤口没有出现在肉.体上,痛疼却是实打实的。
    她艰难抬起右腿,像个刚开始学习走路的稚童,又像是生涩僵硬性能不好的机器。
    一分钟、五分钟,她只艰难移动了两步距离,浑身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疼出的汗水穿过那些撕咬在她身上的脸,落在地上。
    不知过去了多久,她跑了起来,部分脸被甩在后面,更多的脸从黑暗涌出争先恐后朝她的方向蜂拥而来。
    白谨没有关掉手电,她一边狂跑,一边继续用手电查找出口。
    终于,她看到了电梯。
    脸一层一层海浪一般扑上来的瞬间,白谨啪关掉了手电,所有的疼痛戛然而止。
    果然,在黑暗里,它们无法攻击她。
    第一张白脸出现的时候,就在她面前不到一掌距离,当时她全然不知,白谨一开始认为白脸也无法接触到她,所以她没有往攻击上想。
    但现在证明,哪怕白脸不能对她身体造成真实的伤口,想要攻击易如反掌。
    所以黑暗里它们没有攻击的唯一可能就是不能攻击。
    白谨按照记忆往电梯方向去,很快她到了电梯门前,打开的电梯的瞬间,电梯里的光照射出来,白谨再次感受到身体的刺痛。
    她踏进电梯,耳边传来模糊的尖锐的尖叫,从电梯对门的镜面里,白谨看到咬在她身上的白脸,在进入电梯的瞬间融化一般的消失了。
    门外无数白脸飞蛾扑火般冲向电梯,但它们根本无法前进一步,在跃过电梯的瞬间就会被融化。
    从融化时的尖叫来看,它们必然是非常痛苦的。
    白谨关闭电梯,将那些白脸挡在了电梯外,电梯关闭的瞬间她几乎瘫软倒在电梯里。
    剧烈的运动跟浑身撕咬到骨头的疼痛在暂时脱离危险后瞬间爆发出来,她坐在电梯里,打量整个电梯。
    电梯空间很大,大到能够放下一张担架,四个抬担架的人。
    比较奇怪的是,一般轿厢里只有正对轿门的轿壁上有镜子,但是这个轿厢里四个轿壁上都有镜子,甚至身下跟轿顶也全是镜面。
    坐在电梯里有种四面八方都是人的感觉,像是在一个封闭式的镜迷宫。
    白谨不将注意放在任何一面镜面上,也没放任自己一直停歇。她站起身,发现电梯只有三个按键:
    -1、-2、-3。
    按照原来的计划,白谨现在应该去地下室二层。之前高原那些人从地下上来,正说明下面是有探索价值的。
    白谨按下电梯,电梯缓缓开始运作,电梯一动,镜面里那些人影就像活了一样。
    她们由白谨延伸出现,又独立于白谨,像是活了的影子,依旧在白谨脚下,但是现在影子睁开眼睛看向主人。
    白谨发现这点的时候,第一时间产生的不是恐惧也不是攻击,而是疲累。
    她很快调节了情绪,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看着镜面里自己的身影面对着她的方向。
    白谨一个是想等待电梯到达二层后停下,第二个就是想要等这些镜中影先行动。
    她没有等多久,一层距离再怎么遥远,一分钟没到也是基本可以判定电梯不会短时间停下来。
    而这一分钟里,那些镜面中的人从最初的平静变成了更加谨慎,她们像是其他空间真实存在的白谨,小心翼翼探索所处的空间。
    白谨发现她们似乎被困在镜面后的空间里,看不到她,甚至看不到周围的环境,像条瞎眼的鱼用肢体摸索眼前的壁障。
    对她而言暂时没有什么危险,白谨以局外人的姿态打量她们。
    很快,白谨轻松不起来了,镜面里的人动了。
    <a href="https:///zuozhe/pgs.html" title="啾桓桓" target="_blank">啾桓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