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谨睁开双眼,谨慎看着周围,镜面里所有的白谨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直到电梯停在地下三层,白谨离开电梯,看着电梯门关闭,依旧处于难以置信的状态。
    她真的什么危险都没有遇到,就这么白白得到了信息?
    白谨没有丝毫庆幸或者惊喜的情绪,相反她心情更加沉重。
    她不相信副本会做慈善,比起顺利得到信息,她更倾向于有什么被自己忽略或者没有发现的东西。
    白谨尚在思考,尽头房间门突然被打开,是苗心。
    她在看到白谨的瞬间立刻关上门,白谨放下疑惑,跑到房间门口,发现门被从里面锁上了。
    苗心,苗苗从病患变成护士长,是因为你吗?白谨没有试图撬门,而是就站在门外发问。
    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苗心最后跳海的举动的目的是什么。
    里面一片寂静。
    今天是第二天夜晚,根据我目前找到的规律来看,明天白天船就会沉入大海。
    白谨一边说一边回想,在苗心视角里,沉船的时间是晚八点。
    是第三天白天依旧有时间,到第三天晚八点才会沉船,还是两次副本的时间不同呢?
    过了很久,里面传来沉闷的声音:你离不开了。
    白谨隐约感觉到,或许这就是电梯里她没有察觉到的所付出的代价。
    为什么?我没有吃过船上任何东西。白谨试探道,我感觉精神状态还算稳定。
    里面再次沉默下去。
    我走到现在,发现的、经历的、找到的所有线索都告诉我,这个副本的结局是走向沉船死路。我想问你,副本真的有死路吗?
    无论副本的结局是什么,你都不可能离开了。苗心道。
    门被打开一道缝隙,从缝隙里探出一片镜子。
    你有注意过自己的脸吗?
    白谨闻言心里咯噔一下。
    她想说自己在电梯里看到过自己的样子,除了还残留一些咬下鱼时的痕迹,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白谨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静静看着掌心里镜面朝上的镜子。
    忽然白谨往前踏出一步,低下头,她看到镜面里出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女性面容
    那是苗心的脸。
    第56章 环岛之旅(28)
    白谨看着镜面里苗心的脸, 开始回想她是什么时候有的异常,清醒后她是看过电梯里镜子的,当时有异常吗?
    镜子被收了回去,那道门缝却没有关紧, 你好像并不慌张?
    恐惧来源于未知, 现在异常已知,就没什么可慌的了。白谨回答。
    在从电梯安然无恙离开的时候, 白谨的确担心过会有什么未知的异常是她没能察觉的, 但是现在她已经看到了异常,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她经历了三次电梯, 第一次与第二次的危机都在电梯内部,只要破坏电梯镜面就能够脱身。
    第三次则不同, 以第三视角附在苗心左右,脱离视角后电梯里一切正常,谁能想到代价已经悄无声息融入她的身体, 来到电梯之外呢?
    这确实值得警醒。
    白谨猜测这种变化, 有两种可能:
    1.她被控制走苗心的路苗心两次跳海, 最后更是成为实验体,结局是沉船后成为新一轮副本上的npc。
    2.她的污染加重, 迷失自我,成为npc。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照镜子的时候,里面就已经是你的脸了,但是我没有注意到,或者说我被动忽略了这种异常, 直到你点出这件事。
    既然这样,她观看晚八点章鱼离开的监控视频的时候, 是不是也是这种效果?
    那么只要她能够再次观看监控视频,是不是就能够注意到这个被迫忽略的存在?
    白谨道,你在里面有没有看到一只巨型章鱼。
    没有,我没有见过。
    白谨得到回答,转身离开,没走两步,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
    你相信我?
    白谨,那只章鱼体型巨大,它若是在里面,不可能丝毫动静不发,我没有听到里面有除了你之外的声音。
    透过门缝,她也没能看到任何血条,无论是夜晚她看不到血条,还是里面没有水母,她都不能继续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身后传来门打开的声响,白谨回头看到苗心站在门前,白谨的目光从苗心头顶掠过看向她身后,空荡荡的,没有血条,也没有她沾染到血液的水母痕迹。
    一起。
    苗心走到白谨身侧。
    <a href="https:///zuozhe/pgs.html" title="啾桓桓" target="_blank">啾桓桓